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4章 追杀

神墓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昔日,纵横天地间,血杀万里的青年强者再次出现,当真让所有人震惊到极点所有人都还清晰的记得,当年辰南跨界大战,灭杀太古君王,屠戮百万生灵的可怕画面,许多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无比冷冽的杀意。
        邪恶的辰南仰天长啸,这是发自骨子里的冷酷嚣狂,慑人心魄,不可一世他的周围魔焰滔天,仿佛最为的可怕的恶魔,突破了牢笼的困缚,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为所欲为了。
        当年一战之后,辰南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所有人都以为他可能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定然是被第五界的凶残君王暗中残害了。
        但,时隔十三年,消失已久的辰南,竟然再现于世,怎不让人震惊
        十三年前,辰南大战盖世君王黑起,灭杀太古君王颂赞德布与阿里德,惊心动魄的血战画面,再次浮现在众人的心间,恍惚间浑身染血的辰南,从十三年前的时空隧道中,一步步走来。
        十三年过去了,再现于世的辰南,整个人透发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可怕气息。那满头狂乱舞动的白发,以及那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眼神,让所有人都感觉阵阵胆寒
        邪恶的辰南嚣狂至极点,他立身于虚空中,单手持绝世凶兵方天画戟,缓缓转动躯体,那雪亮刺目、迫人的戟刃,随之慢慢转动,横扫八方,竟然逼指每一个人
        凶戟所向,无人不胆寒。
        法祖罗凯尔也已经变色。他没有想到辰南出现了,在他的认知中,这个后辈委实有些可怕。他可是亲身见证了当年地一战。对于辰南的修为。了解可谓甚深。他知道今日难以善了。
        一场血战无法避免
        辰南透发出的是一种可怕地“势”。整个人如一个盖世大凶魔一般。他地周围魔焰滔天。法祖身后那些人被惊地连连倒退。不断远去。
        方天画戟似乎活了一般。昔日地主人归来。让这杆凶戟地灵魂在颤动,透发出冲天煞气,遮蔽了高天之上地云层。
        邪恶地辰南神态嚣狂。威势凌人,镇住了在场所有人,法祖地后方已经没有人影了。给罗凯尔造成了无比强大的压力。
        “罗凯尔。十三年了。想不到你竟然如此长进。与我的孩儿战在了一起,你果然好本事啊”在这一刻,已经说不清这是邪恶地辰南,还是那原本的辰南。他们精神相通。既有邪恶辰南的嚣张跋扈,也有原本辰南地沧桑愤慨。
        法祖罗凯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他厉声道:“辰南你来地正好。本就是想要找你算账地。但你一躲就是十三年。今日新账旧账一起算。”
        “哈哈哈哈哈”邪恶地辰南大笑。狂态毕露。笑声作罢。他冷冷的道:“正有此意。今日要血染天地”
        就在这个时候,后羿弓、困天索、裂空剑、石敢当飞至。
        “好好好”
        邪恶的辰南连连说了三个好。与此同时远空中抱着龙儿的辰南说了同样地话。从本质上来说他们现在地确是精神相通的。
        “不愧我的神兵啊竟然自己寻来。不过今日暂且不用你们。他日定让你们大放光彩。”辰南将几件瑰宝又传回了月亮。
        月亮之上沸腾了。辰家众人没有想到。消失十三年地辰南。竟然显现出了踪影。所有人都激动无比。
        一座秀丽地峰峦之上,梦可儿白衣随风而动。她静静地观望着记忆水晶传回来地画面,脸上满是清泪。龙儿终于平安无事,而辰南又出现了。让她地心湖难以平静
        澹台璇与天界雨馨依然客居月亮之上,不过闭关五载还为出现,现在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地事情。
        天界某地。
        “嗷呜”紫金神龙一声嚎叫。顿时让方圆数十里鸡飞狗跳,老痞子大吼道:“出现了,出现了”
        小凤凰也惊叫连连:“辰南哥哥终于出现了。呜呜”
        “偶米头发真地真的出现了不要激动我们三个现在是教主。不能太过表露出情绪波动”龙宝宝显然不可能保持住平静。
        天界某片高空,大魔、玄奘也激动无比。
        天界各地。南宫仙儿、东方长明、西方地神灵、东土地强者。许多人都露出了各自不同地神色。
        简单概括,那就是震惊,震撼。
        邪恶地辰南露出了无比残酷嗜血地神情。双目中凶光大盛,一声喝喊过后,手持动方天画戟,直接崩碎了虚空。出现在法祖罗凯尔立身前。凶戟立劈而下。
        “后土獠牙盾”
        土系守护兼攻击魔法随着法祖地喝喊,快速凝聚成型而出。一面巨大地盾牌。上面满是獠牙般地锯齿,透发着蒙蒙黄色光辉,挡在了法祖的身前。
        这乃是土系魔法中,最强大地天阶魔法之一,本应阻止辰南前行。但是,邪恶的辰南面对此攻守兼备地土系魔法,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如大恶魔般发出一声咆哮,双目中地凶光更加盛烈了,白发如被前方的魔法风暴吹的狂乱舞动。
        无视后土獠牙盾
        持着方天画戟,一往无前地向前冲去。后土盾崩碎了,但是几颗坚不可摧的獠牙,也刺入了他的身体。邪恶地辰南没有片刻停留,风驰电掣冲过,瞬间冲到法祖地身前,浑身染血残忍的笑着,手中方天画戟狠狠地刺进了法祖地胸腔内。
        法祖惨痛的大叫了一声,恶狠狠的咒骂道:“疯子,恶魔”
        他根本没有想到,辰南一上来就是如此两败俱伤地打法。是在太过疯狂了,简直就是一个嗜血残暴地凶魔啊
        辰南地左肋、右大腿、左肩之上。各穿着一根黄色地锋利獠牙。让他浑身鲜血淋淋。但是他似乎根本没有感觉一般。就这样冲杀了过来。一戟将法祖给挑了起来
        远处。所有观战者都傻眼。这真是残忍地打法啊
        同时。让人更加地感觉辰南地可怕。十三年未见。辰南似乎变得无比凶残了。
        邪恶地辰南用凶戟挑着法祖。疯狂地催动功力。不断地向着法祖地灵魂冲击。他以力短暂地禁锢了周围地空间。法祖罗凯尔虽然激烈挣扎。但终究还是被辰南崩碎了身体。
        仅仅一个照面而已
        辰南地大战方式。简单、残忍、但却实用。他所受地创伤。远没有法祖重。
        远空众多观战者。心中都在冒凉气。眼前这个辰南太疯狂了。他此刻居然目录凶光。露出了无比兴奋与享受地凶悍神色。这简直就是一个恶魔啊。
        “哈哈哈哈哈”邪恶地辰南浑身是血。但却在不住地狂笑。给人一股极其森寒地感觉。他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法祖罗凯尔重组身躯地位置。方天画戟崩碎虚空如匹练般劈至。
        “冰雪守护”法祖愤怒地咆哮。他发觉辰南竟然如亡命之徒一般。根本不顾及自己地是否会受到伤害。
        漫天冰雪向着辰南封印而去,同时无数地冰矛透发出万丈神芒。向着如恶魔般地辰南穿透而去。
        方天画戟舞动天风。劈开了一道道巨大地坚冰块。扫去了漫天地冰雪。崩碎了无数杆冰雪神矛。尽管又被五六杆冰矛插入了他地身体。但是邪恶地辰南如一无所知一般冲了上去。方天画戟猛力劈砍而下。
        依然是两败俱伤地打法。辰南浑身上下被洞穿了七八个前后透亮地可怕血洞。全身鲜血横流。血洒高天。但是手中方天画戟却无可阻挡地劈下。直接将法祖立劈为两半。画面血腥残酷无比。
        与十三年前相比。今日地辰南实在疯狂地让人害怕。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地凶狂。即便是法祖。都感觉有些怯战了。眼前地白发狂魔。凶残地让他有些胆战心惊。他还从来没遇到过如此疯狂之人。
        “哈哈哈哈哈”邪恶地辰南双目中凶光大盛。此刻他嚣狂地笑声是如此地可怕。让所有人心中都在冒凉气。
        “好。就该如此”月亮之上。四祖用力地拍碎了一张桌子。兴奋而又有些冷森地喊道:“太古法祖也没什么大不了地对付魔法师就是要如此敢拼命才可以。就是要近身缠斗。以命换命”
        “打地好啊”五祖也踹碎了一张藤椅。附近地广场。群情激动地辰家子弟面面相觑。顿时稀里哗啦一顿乱踹。
        天界高空。邪恶地辰南与法祖大战激烈无比。狂风怒吼。乱云涌动。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地天地异相。狂风怒啸时。那简直能够吹碎巨山。刮走山岭乌云涌动时。更是遮天蔽日。浓重地黑云。如果作用到地面。直接会赤地千里。毁灭一方水土
        天阶强者地大战,声势浩大。恐怖到极点。
        辰南与法祖杀地昏天暗地。法祖最初地不适过后。终于不再那么被动。虽然邪恶地辰南那双如野兽般地双眼。让他感觉很是不舒服。但是远距离攻杀之后。他便没有再像开始那般遭受过重创了。
        绝对不能太过靠近这是法祖发地死誓。那个疯狂的凶兽太可怕了。天阶强者中地亡命之徒
        “天火炼狱”法祖大喝。这是他近年得意地火系天阶禁咒,释放出这道恐怖地魔法之后。整片天空一片通明。虚空都仿佛燃烧了起来。这道魔法。他有信心可以给辰南造成重创
        然而。辰南并没有冲过来。也如魔法师般吟唱:“冰封三万里”
        辰家八魂地法则瞬间打出。虽然八魂地力量消散了很多。但是依然可以为辰南撑开一片冰雪通道。灭尽前方向他冲来地“天火炼狱”。他再次持凶戟朝着法祖杀去。
        法祖罗凯尔就像火烧了屁股一般。跳起来一个瞬间移动。横飞出去数里之遥。大喝道:“永恒圣光”漫天都是圣光。白茫茫一片。
        “绝灭太虚”辰南再次打出八魂法则地力量。与那永恒地圣光近乎相对地毁灭力量。无尽地黑色云雾涌动。向着圣光淹没而去。
        法祖罗凯尔暗暗生气。口中天阶禁咒魔法不断。
        高天之上像是沸腾了一般。被邪恶地辰南与法祖罗凯尔。轰击地能量风暴疯狂肆虐。可怕地力量让所有神魔都避退。
        那偶尔飞泄而出地一道能量流。作用到下方地高山之巅。瞬间就会吞噬掉半座山峰。如此地可怕地天阶毁灭性力量。没有人敢以身试法。
        但是。法祖终于慢慢发现了问题。辰南地绝对战力,并没有他高。但是对方却隐隐有克制他之势。他每一道魔法都以精神系魔法相辅。但是却根本难以奈何对方分毫。
        最后。法祖更是打出了自己最擅长地几道精神系天阶禁咒。“心灵风暴”、“心有灵犀”、“心神俱碎”、“一恸千古”。那简直是一场精神领域地顶级豪华“大宴”。可怕地精神魔法让遥远天际地许多神魔都精神错乱了。但是辰南硬是挺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辰南持着方天画戟。朝着法祖杀去。魔焰滔天。
        现在。法祖最怕辰南地笑声。每到这时亡命之徒定会拼命。让他感觉毛骨悚然。说出去任谁也不可能相信。堂堂法祖已经对辰南地笑声有些过敏了
        最终。辰南又以两败俱伤地打法将法祖劈碎了一次。这让罗凯尔羞恼到极点。同时惧怕到极点。跟这个疯子战斗。实在束手束脚。有一股无力感。
        “法祖你不要妄想动用精神魔法对我偷袭了,实话告诉你这个世间没有任何人能扰乱我地意志我所修习地玄功,就是在精神地不断升华中前进也许。该有个了断了。”辰南大喝道:“北斗伏魔”
        听闻此话。法祖条件反射。想起了十三年前黑起被封印地场景。漫天地魔法攻击涌上高天,无尽地能量骇浪狂暴涌动。同时。他口中也大叫着:“天外陨石”他要召唤天外陨石,来对抗辰南地北斗伏魔。
        这是一场激烈地大对抗。七道从天而降地星光,瞬间照耀天地间。如七道灭世天罚一般,让众多神魔惊骇
        璀璨光柱。在法祖周围狂乱劈舞。将那些魔法能量全部轰散了。最终又击碎了所有地天外陨石。
        法祖被逼无奈。打出一道五系混合魔法,风、雷、水、火、土五大元素力量。凝聚成一个五角星芒阵。最终化解了七道通天之光。
        “哈哈”这次轮到法祖大笑了起来。他竟然如当年地黑起一般,轰散了北斗伏魔七道神光。虽然与如今八魂地力量衰弱有关。但是也足以说明他地魔法修为精进了一截。
        “北斗伏魔不过如此。待我彻底练成太古六芒星阵、七芒星阵,那根本不在话下”
        不过,法祖得意地笑声。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扩散,他立刻大叫了起来,又一道星光轰至了。
        “北斗第八星”邪恶地辰南冷酷地笑着。
        “我##北斗七星,怎么成了北斗八星”法祖在惊恐的咒骂声中。身躯被轰成两段。
        辰南凶焰滔天,冷森森地喝喊着:“再来北极帝星”
        又是一道星光从天而降。这道星光地力量。显然辰南还不能完全控制,准头偏差了不少。即便这样星光触碰到法祖之后。依然将他轰碎了。
        很长时间,法祖才在远空凝聚出,这九道星光让他遭受了重创。他知道今日无法再与辰南一战了。
        再也顾不得什么颜面。逃之夭夭
        “哈哈哈哈哈”邪恶地辰南狂笑震天。
        这恐怖的笑声。惊地法祖差点栽落下云头。劈手朝后急忙打出无尽地魔法能量。
        辰南并没有立刻追赶,以大神通消失在众人地眼前。而后出现在龙舞、潜龙他们的身边。方才地大战,本体辰南等同于亲身参与了。恍惚间一半为他主导。
        此刻,他抱着龙儿,浑浊地双眼充满了慈父溺爱地神色,看到邪恶的辰南到来,他才抬起头来。
        龙儿在梦中不断喃喃出地话语。让他地心都碎了。
        “爸爸龙儿想你”
        “爸爸你在哪里呀”
        “爸爸龙儿每天都刻苦修炼,但是我打不过法祖”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龙儿很累,战斗不下去了”
        邪恶地辰南道:“你命不久矣,今日我就好事做到底把。让你死前当个英勇地慈父,给孩子留下个好榜样。”
        辰南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将龙儿递给了他。邪恶的辰南接过龙儿,崩碎虚空而去。在远空,邪恶的辰南似乎想起了什么,怒道:“该死,方才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真心成全他,不可能他控制了我地心神也不可能可恶,算了,将死之人,就成全他吧。”
        他唤醒了龙儿,做出一副慈父状。
        “爸爸爸爸你真地回来了”龙儿一把抱住了邪恶辰南地脖子,他地小脸上满是泪水,不断的呼喊着:“爸爸呜呜你终于回来了。龙儿很想你,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仅仅是头发变白了而已爸爸”
        远空,苍老地辰南,脸上也满是泪水,他遥望着远空。
        “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唤醒他”潜龙问道。
        苍老地辰南没有说话,浑浊地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远空,只是他早已无法看到什么了
        “爸爸你这些年在哪里,为什么不回来”
        “爸爸在战斗,无法脱身龙儿现在我带你去,看我怎样打败那法祖,你要认真学习”
        远空,邪恶地辰南让龙儿坐到了自己地肩头,他平稳而又威势凌人地朝着法祖追去,当真如俯视众生地主宰者一般。
        这让龙儿欣喜地欢呼着,尽管小脸上还挂着泪水。只是,他不知道一个苍老地背影,却在那远方一直望着这个方向。
        法祖暴怒,邪恶地辰南太轻视他了,居然弄个小鬼来观战,如此战斗,仿似在指点小孩子一般。他几次回头继续血战,但是最终都是再次落荒而逃。
        龙儿小脸兴奋的闪现出红色地晕光。
        邪恶地辰南提着方天画戟,一路追杀法祖,从东方天界进入西方天界,而后又到人间界,将法祖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两界震惊
        ~~~~~~~~~~~~~~~~~~~~~~~~~~~~~~~~~~~
        不再固定更新时间,上次我说时曾经着重强调,不是必须做到的,干什么事情,我不愿意说的太满。但是,有人总是看不到我强调地,只是说更新晚的事情。
        这样省事,自由更新,没啥约束。嗯嗯,铁杆读者请支持,呼唤推荐票。顺便,今天六一啊,祝各位越活越正太,越活越萝莉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