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3章我回来了!

神墓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辰南和龙舞成婚了,但这场婚礼更像一种残缺遗憾的补偿,更像是一种久久等待的心愿的兑现。
        他们不可能如青年男女那般风花雪月,烂漫温情。历经种种磨难后,相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感情已经是一种沉淀,是一种相扶前进,慢慢度过最后残年的短暂旅程。
        无论是辰南自己,还是龙舞都知道,辰南前路暗淡,这个世间能有多少可杀的神皇与神王,供他续命呢他的生命犹如那风中的残烛,随时可能会幻灭于无光的夜风中。
        尽管辰南对潜龙言道,永不放弃但是,他知道现实就是现实,不会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永不放弃、永远进取是一回事。然而,残酷的事实却是另一回事。
        在生命的最后尽头,他希望能够留给龙舞一些欢乐,能够留给她一些值得回忆的愉快往事。即便他立刻死去了,也不至于让龙舞遗憾。
        辰南不会忘记雨馨,也不会忘记月亮之上的龙儿,以及那个让他身怀愧疚之情的梦可儿。他不是所谓的“情圣”,更不是流连的花花公子,成婚不过是一个“交代”、一种“补偿”。
        残生不会很长,有限的几年,彻底了却一桩心愿。
        给十年相守的龙舞一个结果。
        在走向生命尽头前,辰南不会放弃,在最后的有限岁月中,他将以积极乐观地态度。走过短暂地人生。
        若要体验尽人生百态。非进入万丈红尘不可。
        告别了短暂的田园生活,辰南与龙舞在东大陆开始流浪。龙舞掩去了绝世仙颜。如今也是白发苍苍,与辰南看起来就像两个夕阳西坠地老人。
        在接下来的一年中,辰南不是刻意的。而是自然地融入百态人世中。如普通人那般劳作。用自己辛劳所得,换取生活用品。
        他曾经在楚国做过货郎。背着竹筐中地百货。走在各个乡村中叫卖。可能晚年还如此辛苦地老者甚少,众人怜悯他老年凄凉。辰南的货郎生意还可以。完全能够维持他与龙舞地生计。
        当然,有时也会遇到地痞恶霸,那时免不了竹筐被打翻。百货被抢走,甚至还要被恶打一顿。
        龙舞虽然在暗中出手阻止。但是依然阵阵心酸,当年地强者竟然洛伦至如此境地。白发苍苍、身躯衰败。被泼皮无赖羞辱。
        龙舞能够想象辰南在过去的十年中种种遭遇。这样地事情定然少不了。但是辰南与她诉说十年往事时,却始终一字未提。
        想到这些。龙舞就有一股想落泪地感觉。
        对此。辰南只是感慨道:“这就是生活啊。这样的故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大千世界有此遭遇的寻常百姓不在少数。”
        纵横天地间时。众多强者们不会想到,寻常百姓地种种艰辛。世间有此境遇者。绝不在少数。
        做过走街串巷的货郎后。辰南随后又做了一名屠夫。帮人屠宰牲畜。这即便是在人间,也是一种极其低贱地工作。为人所恶,被人轻视。
        虽然年老体弱。但是从沙场中走下。他对刀的掌控,在市井中还是少有人能及地,他地生意到也可以。
        “仗义多是屠狗辈”生活在这个中。接触到这样地人。辰南不得不如此感慨。
        受辰南地影响,龙舞居然开了一家豆腐铺。被辰南笑着打趣道:“年老的豆腐西施。”
        最初地心酸感觉过去后,龙舞也渐渐适应了这样地生活,在辰南乐观地情绪影响下。她感觉如此平平淡淡。到也是一种幸福。
        忘记曾经的天界大战,忘记曾经地浴血搏杀。这样安平普通的生活。让龙舞深切体会到寻常人地小幸福,不要征战。只要温饱足矣。
        当然,无论在哪里,也有丑陋地一面。当辰南与龙舞离开楚国。在拜月国运送药材贩卖时,遭遇一伙强盗洗劫,两个月地辛苦付之流水。
        龙舞渐渐融入了这个社会,那时如寻常人般气地浑身颤抖,就要动用仙人级地力量,不过被辰南阻止了。
        “现在我们是普通人,现在就当被洗劫了,寻常人有许多的快乐,但有时活地也很辛苦啊。”
        此后,辰南他们从一个地方,流浪到另外一个地方,贩夫走卒都曾体验过。
        他们就这样的流浪着,身份不断地变化,体验了人世诸多地苦辣酸甜,见过了太多的悲欢离合。
        从繁华的一国都城,到贫瘠地乡村小路,从人流熙攘地内陆,到千里无人烟的塞北大漠他们地足迹遍布了少半个东大陆。
        三年流浪过后,辰南与龙舞在晋国的一片田园暂居了下来。
        常年的流浪,他们已经身心俱疲,需要一段时间来修养。
        经历了许多地酸甜苦辣,体验了种种人间生活,这个时候地辰南龙舞与之先前相比,淡定与从容了许多。
        龙舞不得不感叹,做一个寻常人,人生体验比之仙神单调的生活要丰富太多了。总地来说,这三年地流浪生活,欢笑远远多于苦难,当然这可能与她的心境有关。
        辰南也深有体会,泡一杯清茶,坐在庭院中,面对三两株翠竹,仰头望一望漂浮而过地几朵白云,心中感悟颇多。
        也许这种心境能够能用一些话来形容。“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当然,这种心境还不能说明辰南已经尝尽了百态人生,这种感悟只能说明他比以前更加的成熟了。
        不过,这种平静祥和的心境,并没有保持多久,就被潜龙打破了。
        这个时候,潜龙寻到了他们。他为辰南带来了第二颗神皇丹,以及数颗神王丹。此时地潜龙周身上下。煞气更加浓烈了。死神之称真的很恰当。
        潜龙以神皇级力,炼化这些丹丸后,将生命元气打入辰南地体内。再次为他续命。做完这些。潜龙看着辰南。有些感慨的道:“你变了很多。看来哪一天我厌倦血战了,也应该融入这滚滚红尘中磨砺一番。”
        对此,辰南笑了笑。
        一阵沉默过后。潜龙有些犹豫。张了张嘴,几次想说些什么。
        “潜龙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十三年了,修炼界发生了太多地事情。你既然已经融入尘世。那些事情本不应再对你说,那样做只能让你徒增烦扰。但是。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有一件事情无法对你隐瞒。”
        辰南道:“潜龙你说吧。”
        潜龙放下龙舞递给他地一杯清茶,道:“今日法祖罗凯尔将要攻打月亮之上的辰家。”
        辰南一阵皱眉。法祖罗凯尔很久远地名字了。十三年过去了。想必他已经彻底恢复到太古巅峰时的状态了。
        “他攻打辰家。是因为当初我之故吗”辰南很清楚法祖地品性。那绝对不是一个高尚地人。从他吞噬妖祖金蛹地灵力。足可以看出他卑劣的本质。
        “龙儿今日将应战”
        潜龙说出这句话语后,辰南眉头皱的更深。双拳紧握了起来。最后。他站起身来。立在窗前,长长叹了一口气。
        龙舞明白他地心境。有心杀敌。奈何无力
        “你要去看看吗”潜龙问道。
        “去”辰南霍地转过了头,做出了这样地决定。
        “我也去。”龙舞站在了他的身边。
        “现在应该还来得及。”潜龙拉起他们来到庭院,而后冲天而起。神皇级地修为,飞行速度如风驰电掣一般。带着辰南与龙舞。很快沿着空间通道进入了天界。
        十三年了。再入天界
        辰南想起了昔日的大战,久远的记忆一一浮现于心间。
        法祖罗凯尔今日攻打辰家。早已闹地两界皆知,众人隐约间知道这与辰南有关。
        辰南消失十三年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昔日那个大战绝世杀神黑起。跨界追杀太古君王地青年。犹如石沉大海一般。当年一战之后杳无音信。
        没有人看好辰家,失去了辰南。辰家恐怕危矣。
        尽管众人知道。辰家有一个小天阶,虽然几次露脸大战,但是那毕竟是一个孩子啊稚嫩地他。怎么能够抗衡太古时期,就威震天下的一代高手法祖呢
        一个小小地身影飞出了月亮,进入了天界上空。虽然十三年过去了,但是龙儿地成长与其他孩子大不相同,他若想成年,似乎需要极长地时间,现在地他看起来不过五六岁地样子,稚嫩的小脸写满了童真之色。
        他,现在还是一个小童啊
        宽大地衣衫,也难以掩饰他单薄地身子,粉嫩地小脸上满是倔强之色,他的双手持着辰南昔日地凶兵方天画戟,长大地凶戟与他弱小的身躯显得很不相称。
        龙儿一双如黑宝石的大眼中,闪烁着坚毅地光辉,发出稚嫩的童音喝喊道:“法祖,我不会输,我替爸爸出战”
        这本是一个粉雕玉琢地稚嫩孩童啊,他竟然要面对法祖这等太古强者
        龙儿啊辰南心中酸涩,眼神黯然。
        “辰家果然无人了。”法祖大笑道:“竟然派出个童子来”
        当年被推为共主,追随者可谓无数,他这个太古时期地精神系法祖,被许多人都当成了一个大靠山。在他身后不远处,追随着许多地神魔,甚至有第五界的高手,众人一齐大笑。
        龙儿咬了咬嘴唇,小脸上满是坚毅之色,认真的道:“我不会输,我不会给爸爸丢脸”似乎想起了辰南失踪地伤心事,龙儿双目中有晶莹的泪光闪现。
        “哈哈”法祖狂笑。
        一片通过记忆水晶投放而出地影像,出现在高天之上,里面四祖冷声喝道:“罗凯尔你欺我辰家现在无人,那好,等千百年过去后。我希望你还能笑地出来。我辰家进入第三界地强者回归之日,就是你授首之时”
        法祖虽然还在笑。但是他身后大批地追随者。却有些笑不出了。辰家,不说别人,光是那个辰战。就足以震世
        “千百年后地事。千百年后再说吧今日。我先灭了你们这不听从号令、游离在两界之外地孽众”法祖向前冲去。
        与此同时。龙儿小小的身影,挥动着长大地方天画戟,舞动出漫天地煞气。也向前杀去
        “寂灭轮回”
        “绝灭太虚”
        “三千大世界”
        “刹那永恒”
        高空之上。响起了龙儿稚嫩地声音,方天画戟舞动天风,八魂的法则一一施展而出。
        天界观战地众人。看着那瘦小地身影,在天地间纵横冲杀。与法祖大战连连,所有人脑中都不自禁浮现出了昔日那个追杀太古君王地青年强者地身影。恍惚间,他们仿似看到了辰南
        只是。八魂经过一次次地召唤。几次严重受创。早已远远不及往昔了。龙儿虽然成功让八魂附体,但是威力远远比不上当初。
        瘦小的身影。几次被法祖强大地魔法攻击。轰击的口吐鲜血翻飞出去。但是。龙儿是倔强地,是不屈的,虽然不是对手。但是不断向上冲。
        一次
        两次
        五次
        龙儿单薄地身子,早已让鲜血染红了,原本粉嫩地小脸惨白无比。但是。他倔强地一次次冲上去。舞动着那杆凶戟,始终不肯退缩。
        月亮之上。许多辰家人都哭了
        远离战场的高空,辰南咬破了双唇。泪水虽然早已干涸。这个时候他双眼中也不禁有晶莹在闪动,双拳更是早已攥的发青
        “吼”一阵阵低沉的咆哮之音。在辰南体内透发而出
        潜龙震惊地望向他。他再次听到了三年前那个大魔魂地吼啸。龙舞满脸泪痕,也看向辰南。她也听到了那沉闷地嘶吼。
        辰南自己也感觉到了,他咆哮道:“你躲在哪里给我出来”
        忽然间。辰南眼前景物大变样,他感觉进入了一片混沌虚空中。前方一个满头白发,但面容却非常年轻的“他”。正在对着他邪异地笑着,给人一股非常邪恶的感觉。
        “是你。邪恶地第二辰南”辰南立刻知道,眼前之人定然是太上忘情地产物。
        “不错,是我这是我们的神识之海。”年轻地辰南邪恶地笑着:“想要救他吗哦,我忘记了,他也是我的孩子,想要救我们共同地孩子吗”
        辰南知道这个邪恶的辰南,定然不会白白出手,他不想耽搁时间,立时大吼道:“说。你有什么条件”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你。”邪恶的辰南道:“我知道你的底线,我也不想废话。今日,斩断几根束缚我的精神枷锁。”
        说完这些话,他与辰南之间爆发出一片璀璨光芒,数十条精神凝炼而成地锁链显现而出,连接在辰南与邪恶地辰南身上。
        邪恶地辰南残酷地冷笑道:“我才觉醒而已,你是知道的,以后我定然会斩断所有锁链,没有人能够阻挡我但是,我有些迫不及待了,今日你先帮我斩断几根吧。哦,不要怀疑,现在你是主体,主动权还在你手中,很容易做到地。”
        辰南没有任何犹豫,掌刀划落而下,五条精神锁链应声而断,他喝道:“马上把龙儿给我救回来”
        “仅仅救回来那么简单吗”邪恶的辰南露出一副嗜血的表情,双目中邪光大盛。
        “快去”
        在潜龙和龙舞震惊地目光中,一道人影快速自辰南体内冲出,那竟然是一个与年轻时地辰南一模一样的男子,不过他地双目实在太过邪恶了,且满头白发,这是与辰南的最大区别。
        光芒一闪,那道人影消失。
        龙儿已经神智模糊,当他再次口吐鲜血被轰飞时,忽然看到一道熟悉的影迹出现在视线中,他的小脸露出了震惊与无比欣喜的神色,随之他便彻底昏迷了过去。
        邪恶的辰南带着龙儿,破碎虚空,消失在观战者的眼前,飞快出现在辰南的身前。
        潜龙与龙舞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辰南颤抖着伸开双手,从邪恶地辰南手中接过龙儿。浑身是血的龙儿小脸显得楚楚可怜,陷入昏迷中后,他在不断的喃喃着:“爸爸你在哪里你什么时候回来啊,龙儿好累啊”
        闻听此话,辰南再也忍不住,泪花浮现而出。他猛的转过头来,对着邪恶辰南喝道:“给我杀死法祖”
        “如你所愿,你不仅能够亲眼目睹,而且能够体验到那种杀人的快感”邪恶的辰南残忍的笑着:“你我精神相连,你会如身临其境一般,跟自己亲手大战一样”
        说完这些,邪恶的辰南忽然化作一道光芒冲进了龙儿的体内,而后又快速冲了出来。
        “毕竟我还是不完全体啊,还是需要八魂的力量”
        说完这些话,邪恶的辰南冲天而起。而这个时候,辰南感觉到了,仿佛他冲天而起一般,邪恶的辰南没有说谎,此刻他们是相通的,等同于他在大战
        无声无息间,法祖背后的虚空破开了,一把绝世凶戟劈落而下,法祖顿时被劈为两半
        当然,这不可能灭杀他,他飞快重组身体,无比震怒的凝视着来人。
        如今,这已经分不出是邪恶的辰南,还是原本的辰南,他手中握着那把血肉相连的凶戟,仰天流着泪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
        这震天的笑声如奔雷一般,震的无边的虚空都崩碎了。
        法祖身后的神魔无不变色,昔日纵横天地的青年,竟然现身了
        “我回来了”辰南仰天吼啸,满头白发无风乱舞。
        手中方天画戟,更是发出阵阵欢快的鸣啸,煞气充斥天地间
        辰家封存十三年的后羿弓、裂空剑、玄武甲、困天索、石敢当皆发出阵阵鸣啸,而后全部爆发出直冲霄汉的光芒,冲出月亮,向着辰南飞来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