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6章 迷醉洞房花烛夜

神墓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辰南不可能相信对方是为恭贺婚礼而来,十几日来对方一直在窥视他,想必今日要有所表态了。
        果然,接下来的话语,立时让辰南心中一阵发凉。
        “你很特殊,你给我一股极其特异的感觉,还有这片玄界中的几个女子,也让我感觉到了非常不一般之处。”
        思想无过度,虽然是太古男子的语言不是辰南所能够掌握的,但是他所要表达的意思却能够从精神波动中感应到。
        辰南与梦可儿皆有些愕然,能够被这样强大的太古男子关注,足以说明了一些问题。
        毫无疑问,对方所说的几名女子,定然包括了澹台璇、梦可儿,两人乃是七绝女,号称最终融合在一起能够超越一切终极存在,也许这位太古人物在她们的身上感应到了一丝危险气息。
        至于辰南有何特殊之处呢辰南扪心自问,他的身上的确有着不少的秘密,最起码他体内蕴有天宝神魔图,深藏神兵残魂,以及先祖的灵魂片段,这三方面有朝一日都能够严重威胁到太古男子。
        “你到底有何打算”辰南忍不住问道。
        “哈哈”太古男子大笑,却没有任何言语。
        这让辰南与梦可儿感觉有些不安,这个少有情绪波动的男子,竟然露出如此剧烈的情绪波动,足以说明了他心中的激动之情。
        “我要你们的孩子”
        太古男子脸上的笑容在刹那间消失地无影无踪,脸色瞬间又如那金刚石雕刻出来的一般没有任何表情。
        果然是来者不善
        不过对方的来意,实在让辰南与梦可儿大感意外,同时他们愤火无比。
        “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冲着我来。不要打我孩子的主意”
        尽管面对地是号称杀死过“苍天”的太古人物,但是辰南没有丝毫惧色,他脸色不是很好看,满是怒意的盯着对方。
        “你还有其他作用。你的孩子很强大,也许比我小的时候还要强。他将成为我的传人,当然他和你们的关系,也将从此一刀两断,你们从此以后将不再是他的父母”
        太古男子冷酷无情的说出这些话语。
        梦可儿神色骤变,喝道:“不可能,那是我们的孩子,你如此做不觉得有违人纲常伦吗”她地身体闪烁出一道道七彩光芒,看得出她非常激动与愤怒。
        辰南也大怒道:“你欺人太甚,即便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也要向你宣战,想要抢走我的孩子,你踏着我地尸体过去吧”
        “不。我不杀你们,因为我不仅仅要你们一个孩子,我要你们将来所有的孩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辰南大火,太古男子欺人太甚,居然有着这样的打算。将他当作了什么
        天下间有哪个父母能够忍受自己的孩子被人夺走,辰南已经做好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准备。
        梦可儿同样变色,在这一刻她与辰南站在了一起。太古男子逼迫地她们这对心有隔阂的“夫妻”同心相向。
        “你们不要动火,这本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因为我足够强,所以世间一切任我取夺”太古男子看着辰南,道:“原本我想直接收你为传人地,但是我无法看透你的将来,你也许能够成为一条终极战魂,也许只能徒作嫁衣,成为几条战魂的父亲。既然你的子嗣可以毫无意外的成为最强战魂,那我也没有必要来选定你了。
        辰南愤怒的同时一阵愕然,他不知道太古男子到底从何判断而出这些,他心中充满了疑问。梦可儿也是吃惊无比,怔怔的看着辰南,又想到了那个还未出世的孩子,她心中泛起阵阵波澜。
        “好了,不打扰你们的新婚之夜了,祝再次早生贵子”5,太古男子凭空消失,然而寝室内却闪现出一道道霞光,房内景物大变样。
        花香阵阵,沁人心脾,不知名地花朵,在木床、在地板上、在顶棚间快速生长开来,而后欣欣绽放,花团锦簇,姹紫嫣红,这里很快变成了一座花屋。
        美丽的花朵闪烁着淡淡的光彩,似乎有流光在花丛中闪动,它们美的近乎妖艳,五颜六色的花朵,每一株都晶莹剔透,如各色宝玉雕琢而成的一般。
        馥郁芬芳的馨香,充溢在屋内,让人深深为之陶醉。
        但是,辰南与梦可儿很快感觉到了不对劲,他们渐渐精神恍惚起来,眼前开始出现种种幻觉。
        他们感觉周围的环境再次发生了变化,他们已经置身于一片崭新的天地中,周围依然是花草芬芳的馨香世界,但是比之先前广阔了许多,又多了许多其他的景物。
        一条小溪蜿蜒流淌,在花的海洋中穿过,发出叮叮咚咚的欢快鸣奏,溪水中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五颜六色的鹅卵石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的鲜艳亮丽。
        一座小桥出现在不远处,横贯在小溪之上,在繁华似锦的河对岸,是三间茅屋,沿着小桥走过去,几亩菜圆出现在茅屋后方,稍远处是一片青翠的竹林,几个调皮的孩童正在跑来跑去。
        而让辰南与梦可儿不解的是,他们竟然看到了同样的他们,正在不远处笑吟吟的饮茶,坐在藤椅上满面欢喜的看着几个孩童玩闹。
        这是一个无比和谐与生动的画面,充满了天伦之乐。
        “哈哈”
        然而,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突兀的响在他们的耳旁,太古男子的精神波动,映入他们的脑海。
        “这就是你们潜意识中,某种意愿的共同交集啊,这是你们曾经出现过的愿望,现在竟然和谐的鸣奏在一起。不过,我也发现了许多道德枷锁,以及来自其他方面的禁锢,哈哈我成全你们,早生贵子”
        太古男子这一次真正彻底的消失了。
        然而,辰南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身处幻觉中,还是被他以力转移到了一片崭新的空间,眼前的景象依然是小桥流水,鲜花芬芳的净土,孩童的小声渐渐远去了,这个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花香不断的涌入他们口鼻间,在这一刻他们的精神恍惚了。
        梦可儿矗立在花丛中,黑亮的发丝如绸缎一般,闪烁着亮丽的光泽,将雪白的肌肤映衬的更加晶莹与富有光泽。
        绝代容颜不施半点脂粉,自然的美,清新秀丽,吹弹可破的脸颊如梦似幻,美的不可方物,即便天上明月都万万不能与之争辉。
        白色衣裙随风舞动,如玉的容颜让百花黯然失色,一双灵动的眸子此刻充满了水雾,显得有些迷离。
        如此绝色仙颜,当真可谓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梦可儿有些娇弱无力的站在花丛中,面露迷惘之色看着几步之外的辰南。声
        此刻,辰南同样表情茫然无比,刚毅的脸颊已经渐渐软化,坚定的目光也产生了丝丝涟漪,他的内心深处在极力挣扎,他心中清楚的知道自己着了太古男子的“道”了,但是他现在却无法抗争。
        在这繁花似锦,极乐祥和的净土,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支配,他正在艰难地移动着脚步,向着梦可儿走去。
        他知道太古男子想要他们发生什么。但是他已经渐渐无力抗拒,馥郁芬芳的香气让那抵抗的意志力越来越薄弱了。
        梦可儿同样眼神迷离的向前移动着脚步,她似乎在极力挣扎,但是理智渐渐落了下风。
        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伸出了手臂,两人地手臂连到了一起,身体越来越靠近
        辰南与梦可儿最后一丝理智消失时,共同大骂了一句太古男子卑鄙。显然,太古男子洞悉了他们心中所想,知道他们内心存在隔阂,不可能真正洞房花烛夜,而他却想要得到他们的骨肉,最终施展了让他们就范的手段。
        花丛中,衣衫纷飞。梦可儿冰肌玉骨,如九天仙子谪临凡尘一般,不过此刻她只是一个迷醉的仙子。
        辰南不灭魔体强健有力。如精铁浇铸而成一般,一条条如虬龙般的肌腱,闪烁着古铜色的宝光。
        号称具有最优秀血脉的七绝女,与辰南终于倒在了一起,实现了太古男子的愿望。
        花丛中梦可儿玉体横陈。玲珑的曲线极具诱惑之态。裸露在花丛外的一条如玉地如手臂,和一条雪白修长的大腿,令圣洁的仙子多了一丝妖娆、妩媚之色。透发着一股别样地诱惑。
        现在,只属于二人世界
        辰南的内天地,虽然没有日月星辰,但是四周的混沌同样能够让这里产生日夜交替的白昼变化。
        清晨,混沌之光初照,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内天地中,淡淡白雾涌动,渐渐散去。
        婉转地鸟鸣,清脆悦耳。芬芳的花香,随着微风在飘散。殿宇楼台,青山绿水,这里比之真正的仙境还要瑰丽。
        四祖与五祖两人身体变成了孩童,有时候思想越趋近孩童化,此刻他们正在一溜小跑地朝着辰南他们的新房跑去。
        穿过重重雷神殿,终于赶到了这里,两人渐渐放缓了脚步,蹑手蹑脚朝前走去。不过,刚刚走入这重院落,他们立刻呆住了,满圆都是五颜六色的花朵,晶莹剔透的花瓣都是从建筑物中的木质中绽放出来的。
        四祖喝道:“不好,后退这是情人花”他拉着五祖急忙远退出去十几丈,道:“这是号称神魔也无法抵抗的催情神花,这里怎么会开满了如此多的情人花呢难道是那个小子开窍了,嘿嘿”
        “榆木疙瘩看来也不是很老实啊,情人花半月才能凋零,嘿嘿”
        两个老祖也没有多想,他们不可能料到有人以大神通破开内天地,曾经驾临过这里。
        清晨,混沌之光照进辰南与梦可儿的新房,两个纠缠在一起地新人慢慢从睡梦中醒来。
        白色衣裙与玄色战衣,散落在花丛四周,辰南有些迷茫的睁开了双眼,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绝世仙颜,那双如秋水般的眸子闪动着一层水雾,此刻满是迷离之色。
        雪白的肌肤柔嫩细腻,修长洁白的圆润匀称,一身玉也似的肌肤在晨光的映射下如同透明一般,浑身上下闪现着一层淡淡的光辉,秀发散乱,玉腮渐渐嫣红
        但是,就在那突然间,一声尖叫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啊你你去死吧”梦可儿纵身而起,着身躯一掌拍向辰南。
        “砰”
        辰南举掌相抗,面对已经是神王境界的高手,他不敢大意。两人在新房中大战起来,房屋在刹那间崩碎了,不过一朵朵光灿灿的“情人花”败碎之后,又在原地了出,绽放开来,更加的明艳。
        原本正要离去的四祖与五祖面面相觑,同时小声嘀咕道:“因羞而火看样子还要怒十四天啊每天不过几分钟的清醒时间”
        果然,如四祖与五祖预料的那般,激烈的打斗才刚刚开始又结束了,这片院落渐渐平静了下来,爱恨难明的二人最终又艰难的向对方走去
        两个老祖高兴的笑嘻嘻,最后相携走远,并且命令所有天使不得靠近这里半步。
        昆仑玄界出口,如化石般一动不动的太古男子,发出一声冷笑:“我要最强的战魂”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