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5章 拜堂成亲

神墓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昆仑玄界究竟存在多少年月了,已经无从考证,毫无疑问这是天地间的妖族圣地。
        从这里走出的大妖魔,被天上人间众多修炼者深记在心,太上妖祖金蛹、骨龙、黄蚁、凤凰天女,都曾经是叱咤风云的超级强者
        不过这些人或失踪,或另类涅盘了,直至现在杳无音信,也让这个最富盛名的玄界,有些渐渐没落了下来。
        骑坐天马,手持青铜古矛的太古男子,矗立在昆仑玄界出口,封锁了这片古老的玄界,已经过去十天了,但是他却未曾动弹一下,如一面石碑一般矗立在那里。
        昆仑的老妖们已经开始聚议,讨论是否撤离了这片圣地,因为出口并不是唯一的,还有多条通道通往大陆各地。
        不过,最终他们没有付诸行动,太古男子如此强大,里面的异动恐怕瞒不过他,既然他没有展开血腥屠杀,老妖们决定暂观其变。
        辰南的内天地中,梦可儿早已苏醒了过来,几日的时间让她憔悴了不少,很难让人想象这个忧虑亲子平安的女子,会是当初那个机谋百出的圣女。
        这几日间,梦可儿的身体发生了极其异常的变化,虽然精神憔悴,但是先天神体更加趋近完美了,一道道七彩霞光透发而出,在不断的改变着她的体质,封印的力量在源源不断的涌动而出,让这个艳冠天下的女子,更加趋近于完美。
        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晶莹剔透,闪烁着惑人地光彩。七绝神力让她完成了一次蜕变,修为直接冲上了神王之境
        辰南有些不相信,这未免太快了,如此下去。梦可儿的功力,必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凌驾在他之上,甚至会追至澹台璇的神皇之境。
        对于梦可儿地变化,四祖与五祖并不吃惊,用他们的话来说,如果梦可儿不能够突破原有的境界,那才不正常呢,就是她蜕变成天女,也没有什么可吃惊的因为,那是必然的
        当然。眼前形势微妙,四祖与五祖不可能将这些话语当着梦可儿的面说出来。同时他们有些担忧,因为随着梦可儿修为的提升。七绝神力的开启,必然会让她明悟她乃是七绝女
        一旦梦可儿有了那种觉悟,那将是天大的麻烦,到那时她还能够念及母子亲情吗她会不会主动与澹台璇融合在一起呢
        不过,四祖、五祖在有这方面忧虑的同时。渐渐产生了一丝怀疑,因为澹台璇在神王之境时,已经洞悉七绝地一切。此刻梦可儿已经达到了神王初级之境,为何还没有彻悟呢
        第十日的时候,梦可儿渐渐平静了下来,不再惶然,渐渐恢复了一丝神采,同时她的修为由神王初级境界,即将提升到神王中级境界,当真是一日千里
        “辰南,我觉得我们应该尽快想办法救回孩子。”梦可儿地话语很平静。
        内天地中。梦可儿白衣胜雪,容颜如玉,透发出丝丝冰冷的圣洁光辉。给辰南一种错觉,这个女子似乎已经渐渐找回了自信,又变成昔日那个第一圣女了。
        “我也很想救回孩子,但是你还不明白眼前的形势,前几日我见你精神恍惚,不忍你更加担忧,有些事情没有对你讲。你可知道澹台璇现在修为达到了何等境界,她已经是一位神皇高手”
        辰南知道梦可儿是一个无比聪慧的女子,见她已经渐渐恢复了昔日的冷静,便将近日来发生地事情全部告诉了她,毕竟这昔日第一圣女手腕高超,说不定能够施展出什么手段。
        “我决定与澹台璇融合,不然我担心孩子会有危险,唯有再次进行这种融合与分离,才能够救回孩子。”梦可儿在说这些话时很冷静,她站在一座山崖之上背对着辰南,山风吹来,黑亮的长发与洁白的衣衫随风飘舞,崖边地十几株幽兰也为之摆舞,将梦可儿衬托的清丽绝尘,似那广寒仙子临尘一般。
        “不行,你的功力远远不如她,在融合分离的过程中万一有什么变故,莫说是孩子,恐怕你也将永远消失,到那时将追悔莫及。”
        “在融合的过成中,虽然真实修为有一定的影响,但主要还是我们本身潜能的争斗,我与澹台璇相差无几,不会有危险。”
        辰南摇了摇头,道:“你也说了,真实修为有一定的影响,就像上次你们虽然潜能相近,但是倚靠你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摆脱,所以我不想你涉险。”
        梦可儿露出一丝忧色,道:“但是澹台璇无需晋升入天阶,只需达到神皇顶峰境界,依据七绝神力来说,就已经天难葬、地难灭,到那时她如果采取极端手段,孩子必然万分危险。”
        这个时候四祖与五祖费力地爬上了这片山崖,两人同时喊道:“不能去冒险啊,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啊。”两人明显口不对心,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他们的话语,让梦可儿顿时红霞飞面,她虽然早已不再像从前那般仇视辰南,但是也受不了别人这样来说,有心发火,但是她最终又忍住了,只是轻移莲步,走到两位老祖面前,捏住他们粉嫩的脸颊,当作不听话的孩子一般惩治他们。
        “好痛好痛你这是在犯上,你已经知道我们是辰南的老祖,你是我们辰家的儿媳,怎么能够这样对待长辈,哎呀,真的好痛哇”
        两个老祖被捏的呲牙咧嘴。
        其实,梦可儿也有一股极其怪异的感觉,做了两人多日的“姐姐”,不想到头来得知他们竟然不是纯粹的孩童,但是她已经有些习惯这样对待两人了。
        “我知道你们两个肯定有办法破开我体内的封印对不对如果我也晋升入神皇领域,那么就不再担心受澹台璇的压制了。”
        听闻梦可儿的话语,两个老祖立刻支吾起来,同时道:“实在没有办法啊”
        “哼,你们是在担心成全一个七绝天女吧”梦可儿的目光自辰南与两位老祖的身上扫过,而后她转过身躯,望向远方,道:“我不可能成为七绝天女了,因为我粉碎了那不该有的灵识。”
        “你你在说什么”四祖惊问道。
        五祖也露出了狐疑之色,毕竟按照他们的理解,达到神王境界的梦可儿应该“明悟”了。
        “我不是纯粹的七绝天女,真正的七绝天女是神姬,但是她发生了意外,万年后我由天地精气凝聚而成,出生在澹台圣地附近。这几日,我仅仅知道了这些,我只想做原来的自己,不想与别人融合,所以我粉碎了那不该存在的灵识。”
        “神姬”
        辰南无比愕然。神姬不是疯魔的妹妹吗怎么成为了七绝天女呢这
        辰南不知,不代表四祖与五祖不知,他们对于此中的隐情了解颇多,很快理清了其中的头绪。
        “不错,神姬确实是七绝天女,她并不是那个疯子的亲妹妹”四祖道:“七绝天女由飘散在天地间的精气凝聚而成,不是凡胎而生,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一个七绝天女来到世上。神姬由疯魔抚养长大”
        通过四祖一番述说与分析,辰南明白了其中的因由。
        万年前,澹台璇的背后有一位强者,她曾经争夺过残破的世界,也曾经杀死过西土的守护者,此人正是疯魔抚养长大的神姬。
        神姬之所以选择澹台璇为作为她的代言人,因为她们都是七绝女,只不过那个时候澹台璇还没有“明悟”,修为还不够高深,不是融合的最佳时机。
        世事出乎意料,神姬在一场混战中,被一个难以想象的天阶强敌,击的近乎形神俱灭,不过她不可能真正消亡,因为她是真正的七绝天女,最后满身精气飘散而去,准备在下一个时代凝聚真身,显现而出,这就造成了梦可儿的出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神姬、澹台璇、梦可儿她们才是真正的“精灵,,完全由天地精气凝聚而成的自然之体,这也是她们的躯体近乎完美的主要原因。
        神姬出现了意外,梦可儿的表现也是一个意外,她在晋身入神王之境后,在某些灵识印记向她脑海烙印而去时,出于之前对澹台璇抗拒的原因,她在这个时候选择了粉碎,击散了那些灵识
        “所以说,我不可能成为那飘渺虚无的七绝天女了,你们大可放心。想要救回孩子,唯有帮我破开封印。到时我与澹台璇融合之际,才有希望获胜而压制住她。而且,事先我们可以设局,精心计算。不怕降伏不了她。”在这一刻,梦可儿又变成了过去那个心思缜密、手腕高超的圣女,开始准备为澹台璇布局。
        四祖与五祖一阵犹豫,不过最终他们相信了梦可儿的话,毕竟她现在已经达到了神王领域,如果是骗他们,想和澹台璇真正融合,已经彻底符合要求,没有必要废这番口舌。
        “那个,嘿嘿还是不放心啊。如果我们造就成一个七绝天女那就麻烦大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那我们也没什么好兜地了。你是我们辰家的儿媳,是不是该由我们这两个老人。为你们隆重的补办一下婚礼啊””
        说了半天,两个老祖还是不放心,决定以婚姻相试,来绑缚梦可儿,如果是刚“明悟”的七绝女。决不可能同意。
        “你们”梦可儿玉容飞霞,气地娇躯颤抖,道:“你们欺人太甚。我不可能同意”
        辰南也尴尬的道:“两位老祖不要闹了”他以为两个老祖小孩子心性发作。
        四祖与五祖不为所动,五祖道:“实话说吧,我们的确有破开你封印的办法,但除非你以后是我们辰家的儿媳,不然万一造就出一个七绝天女,到时候哭都来不及了。”
        梦可儿气的拂袖而去,不过却没有要求离开辰南的内天地,依然在这里住了下来。
        辰南离开内天地,再次感应到了那名太古人物在注视着着他。虽然隔着山山水水,但是他就是有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澹台璇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她心中不仅因为小生命的问题而焦躁,还因为她也感觉到了来自太古男子地注视。
        待到第十五日当辰南走入内天地后,意外的消息让他呆呆发愣,梦可儿竟然同意了四祖与五祖的要求,要正式嫁入辰家。
        辰南当即反对,道:“梦可儿你不用担心,我肯定能够救出孩子,你不用委屈自己。”
        说罢,他飞身而起,冲进内天地深处,找到了四祖与五祖。
        两个老祖得知消息后跳起来,揪着辰南地耳朵,小声道:“我们这是为你好,她解开封印之后进入神皇领域,如果没有约束她的婚姻,她想杀你的话易如反掌。”
        辰南没好气的道:“婚姻不是儿戏,也不是一种形式,她如果因为以前的事情而想杀我,因为有了婚姻就束缚地住吗”
        “砰”五祖毫不客气的敲了辰南一记,道:“敢小瞧我们的智慧,那是血咒婚约,如果她以后想杀你,她自己必然会先遭反噬。给你找个神皇当老婆,你还不愿意”
        辰南被两个老祖拉着弯下身来,头上又被敲了两记。
        “不管怎样说,我还是不同意,因为我不可能辜负一个女子地,我不可能背叛她。”辰南有些黯然,但却说的斩钉截铁。
        “我敲你个榆木疙瘩,我再敲”两个老祖人虽小,但是跳的却很高,又在辰南的头上敲了两记,面对这两个活祖宗,辰南也不好真个发火动火。
        “我们又不是说让你只娶梦可儿一人,不是为了应付了眼前的情况吗,先娶了再说。”
        见辰南没搭理他们,五祖道:“你不是一直想找回真正的雨馨吗,我们可以帮你做到。”
        辰南霍地转过头来,双目中透发出的光芒,让两个老祖有些毛骨悚然。
        “你们能做到”
        “当然,先成亲,不然不告诉你。”
        辰南哭笑不得,这两个老小孩还真是让人无语。
        “搜魂”辰南直接对两个老祖运起神通,想要搜索他们的记忆。
        “冬子别费事了。”两个老祖像是没事人一般,五祖道:“我们现在修为虽然不在了,但是依然是不死之躯,你不仅杀不死我们的躯体,精神思感方面也同样无法侵扰。
        最终,荒唐地婚礼开始了,不过辰南已经向梦可儿传音,一切为了应付两个老小孩而已。
        梦可儿冰肌玉骨,清丽绝俗,似秋水般的眸子,在辰南面容上扫过,她无言的点了点头,而后开始拜天地。
        两人各有感受,当初在西土的一段荒唐婚姻,让两人间的关系一下子复杂到极点,如今又是一段莫名其妙的婚姻,真不知道以后两人将如何发展。
        “一拜天地”
        “二拜老祖”
        “夫妻对拜”
        两个老祖兴致勃勃的喊着,毫不谦虚的接受一对人新人的叩拜,还似模似样的端起茶杯。
        “礼毕,夫妻入洞房”
        辰南与梦可儿进入了雷神殿,将两个老祖关在了大殿之外,而后两人在红蜡燃烧的房间内相对无语,准备打坐调息度过这个夜晚。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伟岸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房中,竟然是那太古男子,此刻他没有骑天马,手中也没再持着青铜古矛。
        “是你”辰南站起,望着他沉声道:“你想怎样”
        对方竟然破入了他的内天地,而他竟然没有感应到,双方之间的差距不言而喻。
        “只为恭贺而来”太古男子开口说出了让辰南与梦可儿非常意外的话语。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