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3章 明悟

神墓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第四零三章  明悟

  “嗷呜……龙大爷一声嚎,广元小子也要逃,嗷呜……龙大爷二声吼,黑起小子也要跑,嗷呜……龙大爷三声叫,辰祖吓得也要跳!”

  月亮之上,一座灵山绝巅之上,神树碧翠,花草芬芳,缭绕着淡淡的彩霞,同时飘荡着诱人的酒香。

  此刻,几个醉鬼正在对酒当歌,慨叹人生几何。

  紫金神龙真的是喝醉了,狼嚎不断,惊的远处辰家饲养的神狼,误以为同类在吼啸呢,在远处跟着对月长啸。

  龙宝宝也已经喝的醉眼朦胧,摇头晃脑,大着舌头道:“啥米人生啊,真是无趣呀,小天天真不是好东西,怎么老是欺负偶们这些善良的人涅。为啥米受伤的人总是我们呢?其实,对于偶来说,每天五千对烤鸡翅膀,再来一千桶美酒,就算是幸福的人生了,我就别无所求了。但是,偏偏有人要踩脏我的烤鸡翅膀,踢破我的美酒坛子,和鸡翅膀与美酒过意不去,就是跟我过意不去,那我就要起来反抗……”

  龙儿也抱着酒坛子,喝的醉醺醺,嘟囔道:“我要战斗,我要变得最强……”

  紫金神龙敲了他一记,满嘴酒气道:“战斗狂人,你太无趣了……等赶明老龙我给介绍个美女吧……”

  “且,你和佳丝丽的事情怎么样了?”龙儿确实喝多了,毫不在意的反问道。

  “还能怎样,正是花好月圆呀,嗷呜……”

  “啥米花好月圆呀……”龙宝宝拍着小胸脯,道:“我以龙格担保……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看到的是……你被老暴龙困德追杀,逼着你娶他女儿,龙生啊,真是可怜的龙生啊!”

  “啊呸。你这小豆丁,还没发育完全呢,眼睛怎么那么毒?就知道盯着这种事情,是不是羡慕老龙了,要不我让困德给你介绍个仙女龙吧,当然东方的神龙你不要想了,妈妈地,到现在似乎就剩下你我两尊了。”

  “偶才不要呢!偶要……要纯洁!”龙宝宝嘟囔着、反驳着。

  “啥。要纯洁的?没问题啊,无论是清纯的,还是妩媚的都有,西方有几个圣女龙呢,老龙我给你抢过来!”老痞子谈到这方面的问题,立时两眼放光,一副专家的样子。

  “你们这两头龙,实在没正形!”龙儿迷迷糊糊的嘟囔着。

  “怎么没正形?这是真我真性情。龙大爷我本就如此呀,毫不掩饰的呈现着自我,小豆丁说它喜欢纯洁地,所以……”

  “偶说我要纯洁!我自己纯洁!”龙宝宝不满的抗议。

  “小龙哥哥,你说要等我的。怎么你……哼,不遵守诺言!”粉雕玉琢的小依依从远方飞来。

  三个醉鬼立刻酒醒了,龙儿看向龙宝宝的目光明显不善,紫金神龙更是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而后喃喃道:“高手……高手就是这样练成的!”

  说到这里,老痞子向着龙宝宝伸出了大拇指,道:“老龙我服了!”

  龙宝宝一双朦胧的大眼,渐渐缓过神来了,而后彻底醒了过来,急声道:“偶米头发!误会!天大地误会!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就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小龙哥你不守诺言,你背信弃义。是条坏龙!”依依叫道。

  龙儿的双眼已经透发出了杀气,紫金神龙则一副我鄙视的样子,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地,不就是忒没龙性了吗?不就是十恶不赦该千刀万剐吗?不就是罪大恶极该点天灯吗?这都没什么,只要你死不了好,要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就行!”

  龙宝宝看了龙儿,又看了看自己神龙,最后又看了看小仙子般的依依。一声惨叫:“偶米头发。依依你竟然陷害我,我不活了!”它用一双金黄色的小爪子捂着自己地脸。叫道:“偶跳到黄河也不清了!要是让辰南知道这个误会,他还不杀我了呀,我们可是好兄弟呀!我怎么会……我怎么会呢!我要纯洁!我才不要这些呢!”

  “嘻嘻……”

  “哈哈……”

  到了现在,谁都看的出来,是依依在搞鬼,不多时空空也赶来了,大声喊道:“我来了……”

  几个家伙凑到一起,不是闲来无事,乃是将准备跨界!

  “貌似潜龙、玄奘也要去。”龙宝宝道。

  “他们现在在哪呢?”龙儿问道。

  “在人间界光明教会下的地狱闯关呢,不知道在第几层,据说要历练突破。”紫金神龙道。

  “我们也去看看吧!”龙儿提议。

  “好哦好哦!”空空与依依两个小鬼欢叫道。

  将要跨界,紫金神龙他们本不想带这两个小家伙的,但是消息是他们传出来的,两个小东西滑溜的很,拿此要挟带他们去。

  “不知道辰南在那残破的世界有收获没。走!我们去十八层地狱看看!”几个人一起向着人间界冲去。

  残破的世界内,大陆广阔,无边无际,甚至比人间都要大上许多,这里并非没有人烟,不过比较原始而已,发展很落后。

  碧海万重,大浪滔天。此刻,辰南正悬浮在大海上空,在这里他已经悬浮了七日,用心去感应这个残破地世界的脉动。想将之与自己的内天地联系起来。

  从而进一步炼化!

  但是,七天七夜过去了,辰南始终无法将这残破的世界,与自己的内天地贯通相连。仅有的一次,让他险些粉身碎骨,就此再无感应了。

  早就知道这是一件无比凶险的事情,但真正开始才知道比想象还要难。

  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炼化一个世界?也许这个梦想太过遥远了,想毕父亲当年得到残破地世界,也只是知道确切地位置吧,不可能真正融于己身的内天地,不然他怎么会抽离而出呢?我地小世界是一颗完美的世界种子,能够完成这个任务?”辰南心中很疑惑,他觉得这似乎是不可完成的任务。

  最起码以他现在的修为来说,还没有那样的大神通,毕竟是要炼化一个世界啊!

  “为什么一定要炼化呢,我也许应该有自己独特的道路!”辰南从入静中醒来,心中有了不同的想法。

  在这一刻,他感觉天地间忽然静了下来。

  他忽然有一种玄而又玄的明悟,在刹那间《太上忘情录》、《唤魔经》同时浮上他的心头,两者在他心间重合起来,他不觉间打出一道道法印,双眸平静如水。

  没有任何力量激荡而出,但是整片一望无际的大海,仿佛都被禁锢了,原本下方翻涌的大海,在这一刻突然间平静无波。

  太上!

  魔!

  “我要斩太上!”

  “我要退魔!”

  在这一刻,辰南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一股冲动,他极其想摆脱这两种玄功!

  他想冲破某种封锁,走出自己的一条道路!

  在这一刻,忽然体会到了辰战当年的那种心境,摆脱一切,开创自己的道路!

  他相信如今的辰战,肯定早已撇弃了《唤魔经》!

  辰南有这样的感悟也不足为怪,太上是怎样一种存在他还不知道,但是最起码对方是他的敌人。即便这门玄功曾经被称为天界第一奇功,但是他决不能走这条道路了,不然活在敌人的身后,沿着敌人的道路前进,怎么可能会战胜对方呢!

  辰祖乃是他祖先,按理说不是他的敌人,但是他不想活在祖先的阴影下,他体会到了他父亲那种心绪——超越远祖!

  想要真正超越两者,必然要走不同的道路才可!

  忘!非太上忘情,而是一种精神境界的“忘”,他要让脑海中的记忆,自然淡化而去,要以一种超脱的心境来摆脱曾经固有的一切!

  忘!怎一个难字了得!古来多少圣贤,都无法做到一个忘字。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辰南不断打出各种法印,都是心有所感而发,但是想要摆脱太上与唤魔哪有那样容易。

  不过,在他思维最为混乱的时刻,忽然漫不经心的推出了一式,在刹那间让整片碧海凝固,而后倒卷到蓝天之上,虚空崩碎,大地沉陷!在那恍然一瞬间,他险些在第三界引动起一场大浩劫!

  好在,不过在瞬间,他无意间推出的那一式,就分崩离析了,所有一切复归原样,恍若一场梦境一般。

  这……

  辰南大惊,这绝非幻觉,这是一种通灵之境,他提前看到了一式挥出后的威力而已!邪异且充满神秘的一式!瞬间看到了未来片刻!感受到了一式击出后的结果!

  这是……逆乱八式中第一式!

  辰南终于在刹那间恍悟,心中无比震惊,他挥洒出的这一式,与那逆乱八式的第一式大不相通,但是意境与结果却惊人的相似!

  难道说……这就是不可复制第一式真意?!

  辰南似乎看到了突破太上与唤魔封锁的道路……但是,他知道如果走这条道路,他将开创性独自前进,绝不会沿着原逆乱八式而行!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