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逆天夺命

神墓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这时在空中和东方啸天激战的辰战大急,使出浑身解数,将功力提升到了极限,最后终于一掌将盖世魔王拍落了下去。

  辰南的母亲去而复返,她焦急的对辰南喊道:「快,快把这个给她服下去,这是你父亲当年游历天下时在一个古仙遗地得到的一颗仙丹。」

  辰南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快速接过那颗芳香四溢、晶莹剔透的丹丸,而后将它嚼碎,仙丹混合着血水被辰南强行度进了雨馨的口中。

  古仙人遗留在世间的仙丹虽然有夺天地造化之妙,但还是未能挽回雨馨的性命。毕竟她是被一代邪人东方啸天的盖世魔功所伤,那裂天十击威力无匹,若是没有她师傅封印在她体内的强横功力,恐怕此刻她早已尸骨无存。

  任辰南怎样呼唤,雨馨也没有再睁开眼睛,她静静的躺在辰南的怀中,神态安详无比,仿佛了却了心愿,没有留下遗憾。

  「雨馨……」辰南悲呼。

  院中的秋菊被刚才的猛烈劲气冲击的满天飞舞,洁白的花纷纷扬扬在空中飘洒,花瓣如泪雨,落花在哭泣。

  想起雨馨种种的好,辰南悲痛欲绝,往昔那些温馨的画面一幕幕浮上的他的心头。

  「我叫雨馨,在一个雨夜,被师傅在花丛中捡到的。」

 

  微弱的话语,似还在院中飘荡。

  「你说过……如果有人想杀我,除非……他踏着你的尸体过去,我听了好……感动。从小到大……我只有师傅一个亲人……没有父母……没有玩伴……没有朋友,好孤单!自从遇见你……我好快乐,辰伯伯、辰伯母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我好幸福,因为我终于有了一个……家。你……是我最亲……最亲的人,我已经没有了师傅,我……不能再失去……你。我宁愿自己……死,也要你好好……活下去,咳……」

  「这两年……我真的很快乐,是你将我带出了大山,让我认识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我是不是……很傻?经常……闹出笑话,什么……也不懂,是你耐心的帮我讲解,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感觉很快乐,其实我真的不想离开你……我只想每天和你一起……看日出,一起……看日落,平平淡淡……生活……」

  最后,在辰南耳边,雨馨弥留时未来的及说完的话语在不断回荡:「当你……老去的时候,还能够想起……一个叫雨馨的女孩……」

  「雨馨……我不要你死去……我要你永远快快乐乐的活着……」辰南像疯了一般大叫着:「为什么?!贼老天你为何要这样残酷?!还我雨馨命来?!」

  「命运?命运!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想和心爱的人……平平淡淡的活下去,这一切……为什么?!」辰南声嘶力竭的悲呼着:「如果冥冥中真有主宰一切的无上存在,我诅咒你,诅咒你同样被他人掌控命运,诅咒你早晚要烟消云散!」

  悲愤的诅咒如滚滚惊雷一般,在整个辰府上空激荡。

  辰母看着雨馨那苍白的面孔,不禁流出了泪水,再看看辰南状若疯狂的样子,她心如刀绞。

  辰南止住了悲痛,看着不远处被他父亲自高空中打落而下的东方啸天,他双眼赤红,滔天的恨意涌上心头。他将雨馨轻轻放在地上,像疯了一般怒吼着向前冲去:「东方啸天你还我雨馨命来!」

  辰母大急,虽然东方啸天重伤倒卧在地,但此刻这个盖世魔王也决非辰南能够对付的。

  「辰南回来!」

  辰南哪里还听的进去,他一边跑一边凝聚功力,体内的真气仿佛沸腾了一般,一片炽烈的金光透体而出,比之平日不知要强盛多少倍。

  愤怒通常让一个人的潜能瞬间爆发,辰南此刻无疑就是这样,悲痛欲绝的负面情绪令他体内的力量狂暴无比。

  不过在那炽烈的金光中夹杂着丝丝黑气,宛若冥魔之焰在他体外缭绕,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东方啸天虽然被辰战击落了下去,但辰战却不敢有丝毫大意,一直在注视着这个盖世魔王。看到辰南向前冲去,他自高空快速冲了下来,隔空将辰南抓了回来,道:「他虽然身受重伤,但还远远不是你能够对付的。」

  东方啸天慢慢爬了起来,他眼中闪烁着如同野兽一般的凶狠光芒,最后他森然大笑道:「哈哈……死了一个……还不够,你们都要死!」神志错乱的他,心中惟有杀戮,早已失去了基本的思考能力。

  辰南看着将雨馨生生击毙的刽子手,牙齿都快咬的碎裂了。

  「父亲,我求求你放开我吧,我若不能够亲手杀了他,我还不如去死!」

  在这一刻,辰南双眼血红,体外炽烈的金芒在快速的变黑、变暗,这是魔化的象征,他情绪极度悲伤,刺激的他即将走火入魔。

  辰战知道,此刻如若不让他将心中的滔天恨意宣泄出去,那么他这一生就毁了,他极有可能走火入魔,功废身残。

  「好,你去吧。」

  辰南大吼道:「东方啸天你给我去死!」乱发飞扬,怒焰滔天,他身上的金光彻底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滚滚魔气。

  辰南的母亲大急,冲着辰战喊道:「这个孩子要走火入魔了,你快想办法!快拦住他啊,他怎么可能是那个魔王的对手啊!」

  辰战道:「不要急,我有办法。」说着,辰战双掌在空中连晃,一排排金色的掌影在空中闪现而出,最后化作一片炽烈的金光向辰南冲去,一股排山倒海的大力瞬间涌入了辰南的体内。

  在这一刻辰南感觉浑身暖洋洋,汹涌澎湃的力量如万流入海一般聚集到了他的身体各处。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巨人,仿佛成了神魔的化身,有一股众生尽在我掌中的感觉。

  辰战隔空传功,将体内一半的力量注入到了辰南的体内,由此可见辰战强悍到了何等的地步,瞬间就将辰南的修为提升到了武人梦寐以求的高深境地。

  辰南体外的黑芒彻底消失了,炽烈的金光再次笼罩在他的体表,他如一头怒狮一般扑向了东方啸天。

  辰府演武场剑气纵横激荡,璀璨的剑芒照亮了夜空,直上几十米高空。辰南如同疯了一般,狂烈的向魔王出手。

  演武场狂风大作,杀气冲天,惨烈的气息弥漫在整座辰府。

  东方啸天虽然功力盖世,但毕竟已经被辰战重创,再难以和失去理性,疯狂拼命的辰南相抗衡,短短片刻工夫就已经鲜血浴身。

  辰南的母亲还是有些不放心,对辰战道:「这个孩子不会有事吧。」

  辰战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现在他不会有危险,我将一半功力注入到了他的体内,我和他之间建立了一种特殊的联系,气机相互感应,我可以随时借他之手重创东方啸天。不过,我担心他的未来,今日遭逢巨变,魔种在他心中深种,我怕有朝一日他的内心世界变的一片黑暗。」

  辰南的母亲摇了摇头,道:「不会的,这个孩子很善良,他不会变成那样的。况且他的修为已经停滞不前,不可能成为一代魔人。」

  「或许吧。不过,他的修为只依靠他自己,也肯定能够恢复过来,不然他不配姓辰。」

  这是一场疯狂的大战,一代邪道高手被一个疯狂的后辈不断重创,鲜血崩射!辰南像着了魔一般,完全撇弃了招式的运用,最后竟然和东方啸天扭打在了一起,野蛮的撕扯起来。

  战斗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意义,败势成一面倒,魔王新伤旧创一齐发作,再难抗衡。辰南扭住他的一只臂膀,竟然生生撕扯了下来,血箭激射,鲜血飞洒。血浪将辰南从都头到脚都染红了,在这一刻他面目狰狞,真如一个嗜血恶魔一般,看起来比东方啸天还要像魔王。

  辰南挥舞着东方啸天的臂膀,失去理智的大叫着:「你还我雨馨命来!你还我雨馨命来……」

  辰母有些惊骇,颤声道:「这个孩子……」

  辰战叹道:「虽然这样很残忍,但这是唯一能够导出他心中魔火的方法。一百五十年前东方啸天纵横天下时滥杀无辜,这或许就是他的报应吧。」

  这时,辰南已经将东方啸天的另一只臂膀撕扯了下来,他双手挥舞着魔王的两只臂膀,仰天大吼着:「贼老天你还我雨馨命来……」凄厉的声音在夜空中滚滚激荡。

  接下来的场面只能用极度血腥、极度残忍来形容,一代魔王被辰南生生扯断了四肢,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这个时候辰战隔空收回了原先注入到辰南体内的力量,随着那股盖世功力的消失,辰南软倒在地。不过他还是难以平静下来,他狠狠的盯着东方啸天,口中不断重复着那句话:「还我雨馨命来……」

  这个时候,东方啸天已经清醒了过来,不再浑浑噩噩,他惨笑道:「嘿嘿,没想到我也有这样一天,世事难料啊!」

  辰战道:「世事无常,一百五十年前你呼风唤雨,震慑一个时代,一百五十年后却惨淡收场。你不应该继续留在这个世界,早应破空仙去。」

  「哈哈,这或许就是报应吧。败在你的手下,我没有什么遗憾,你的功力的确震古烁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所修炼的功法便是那武……」

  辰战打断了他的话语,道:「你知道就好,没有必要说出来。」

  东方啸天残破的身体在痉挛着,他忍着伤痛,深深看了一眼不远处倒在地上的辰南,道:「你这个儿子魔种已经深种,若是以后平平淡淡还好,一旦……嘿嘿……」

  辰战看了一眼被仇恨埋没了理智的辰南,叹道:「每个人要走的道路都不尽相同,未来谁也无法看清。」接着他话语转寒,道:「东方啸天,我知道你是来杀我的。虽说你是在神智错乱的情况下误杀了那个可怜而又可爱的孩子,但你仍要为你的所作所为负责,今日我要用你的命来为那个孩子逆天夺命!」

  辰母听到这句话后,原本暗淡的容颜一下子光彩了起来。辰南听到这句话后,也渐渐恢复了神志,他激动的大叫道:「父亲你说的是真的吗?雨馨她……还能够活过来?」

  「我只有一成的把握,希望很渺茫。」

  辰南状若疯狂,道:「父亲你一定要救活雨馨啊,若是能够以命换命,我愿用我的命来换她的命。」

  东方啸天忍受着剧痛的折磨,惨笑道:「你果然功力通天,连这种传说中的禁术都被你练成了。好,我甘愿充当这个命引,看一看你到底如何逆天夺命。」

  辰战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妻子,道:「你将府内所有人都召集起来,一起远离府宅,没有接到我的消息,万万不可踏进方圆十里之内一步距离。」

  「这……」辰母有些犹豫,她相信自己丈夫的能力,知道他神通广大,不过这一次似乎要有危险发生,她有些放心不下。

  「带着辰南一起离去,半个时辰之后这里的一切可能都将不复存在。」

  辰母欲言又止,但终究没有说什么,她将府内所有人都召集了起来,命令他们撤退到数里之外,最后她拉着辰南也跟着离去。

  辰南知道根本帮不上他父亲,在最后离去时,只是喊了一句:「父亲……」

  半个时辰之后,辰府上空响起「隆隆」雷鸣,一道道闪电划空而现。原本平静的夜空,平地起惊雷,显得格外恐怖,巨大的电芒照亮了整座辰府上空,宛若雷公现世。

  这天地异相惊的数里之外的辰府众人一时说不出话来,因为那电闪雷鸣并非自然现象,雷电竟然是被一个人接引而来。在那「隆隆」雷声、闪闪电光中,一道如神似魔的身影正傲然而立在空中,赫然是辰战。

  耀眼的雷电一齐向空中那个如神魔一般的中年男子劈去,远处观望的辰府众人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呼。

  然而,并未如他们想象的那般,辰战并未遭到雷劫之苦。璀璨的电芒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他的身前,将他映射的如同一尊金甲战神一般。他双掌齐挥,在空中幻化出一片金色的光浪,光浪不断涌动,最后形成一个金色的旋涡,所有雷电一齐向旋涡奔腾而去。

  无尽的雷电通过旋涡,化作一片绚烂夺目的圣洁光辉涌入辰战的体内,这浩瀚的天地之力竟然生生被辰战吸纳了。雷声震耳欲聋,空中电光交错。辰战左手虚空向下抓去,四肢尽断的东方啸天被他隔空抓了上来,一道道炽烈的神圣光辉被打入魔王的体内。

  东方啸天大声叹道:「辰战你果然功参造化,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没想到我有朝一日会成为他人制造命能的炉鼎,哈哈……」

  这时原本躺在地上的雨馨慢慢漂浮了起来,升腾到了高空之中。

  炽烈的神圣光辉被灌注到东方啸天的体内,经过他的身体后不再刚猛,化成了柔和的白光向雨馨涌去。

  这时辰战突然大喝道:「魂归!」

  「轰」天地间响起一声惊雷,一道贯通天地的巨大的闪电当空而现,自云端连接到了地面,震的数里之外众人皆暂时失聪,双耳「嗡嗡」作响。

  辰南的母亲大骇,惊道:「天雷,这不是普通的雷电,这是天雷!逆天夺命要遭天谴啊!」

  「轰」又一道天雷当空劈下,辰战举掌抗衡,长达几十丈的实质化剑气将这道贯通天地的巨大闪电引向了另一个方向。

  「轰」、「轰」、「轰」……

  天雷一道接着一道,辰府眨眼间变成了废墟,九道贯通天地的巨大的闪电环绕在辰战的周围。炽烈的光芒,耀的人睁不开眼,雷声连声了一片,浩荡在整个天地间。

  「飘荡在世间的神魂、魔魄为我阻挡天罚吧,将那迷失的灵魂接引而回!」

  在那刺眼的电光中,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外人根本不能够看清,只知道九道天雷在不断狂轰滥炸。炽烈的雷光如十日耀空,整座辰府皆被电芒所笼罩。

  如此持续了半个时辰,九道天雷才渐渐退去,夜空慢慢恢复了平静。辰府彻底从地面消失了,仿佛那里根本就不曾有过一座府宅。整座地面被天雷轰击的下陷了七八丈,好在附近只有辰府这一座庄园,若是有邻居定会惨遭牵连。

  辰战虽然显现出疲累之色,但并没有受伤,其盖世神威可见一二。东方啸天在九道天雷轰击之下,代替雨馨承受雷电之击,粉身碎骨,魂飞魄散,尸骨未存。

  当辰府众人来到近前时,雨馨被辰战自空中放了下来,此时她已经睁开了双眼,此刻的她显得很迷茫,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居然又活了过来!

  辰南悲喜交加,泪水无声的滚落而下,曾以为将天人用隔,曾以为将长恨绵绵,曾以为将伤悲一生,然而短短半个时辰,命运再次出离轨道,所有的一切都随之而变。巨大的惊喜充斥在辰南的心间。大悲大喜令他情绪失控,他的脚步一阵虚浮,他跌跌撞撞冲了过去,轻轻扶住了雨馨那虚弱的娇躯。

  「雨馨……」他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

  「辰南……」雨馨已然清醒,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在梦中,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而下。

  生死磨难,为了对方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此时无声胜有声,一种叫做「幸福」的味道荡漾在两人之间。

  但仅仅片刻间,雨馨的脸色突然变的苍白无比,一口鲜血自她口中涌了出来。

  「不知道还能不能够和你起看日出……一起看日落……」

  十日后雨馨被送进了昆仑山脉当中的一处古仙遗地。

  灰暗的天空下,小雨随风斜洒,五彩缤纷的百花在刹那间凋零,落花分飞……

  雨馨百脉寸断,五脏皆碎。经辰战逆天改命,经脉暂时接续而上,五脏暂时重新愈合。但这一切都像泡影一样,只能短暂驻留,早晚有一天会脉断脏碎。

  再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辰战想起了当年游历天下时发现的那处古仙遗迹,也许只有在那处灵气氤氲的仙地静养,雨馨才有可能避过死劫,彻底恢复过来。他将一篇疗伤圣经传给雨馨之后,护送她进入了古仙遗地————百花谷。

  雨馨一步一回头,那憔悴的容颜,那凄美的背影,那黯然神伤的最后一瞥……最后消失在百花谷深处。

  在那一刻辰南心中有千言万语,他张了张嘴,但却一句话也未喊出口。他伸手向前用力抓了抓,似乎想将那远去的身影留下,但除了空气他还能够抓到什么?指甲刺破了他的手掌,鲜血一滴一滴洒落在地。

  痛,他的确很痛,但不是他的手,痛的是他的心,在那一刻他的心在滴血!

  「不要伤心,不要难过,百花谷灵气氤氲,我定然能够复活而出……再见,再相见!」

  「……再见,再相见!」、「……再见,再相见!」、「……再见,再相见!」……这句话不断在辰南耳畔回荡。

  一声惊天霹雳在百花谷上方响起,一道雷电自灰暗的天空直冲而下。辰战御空飞行,围绕百花谷一连拍下一百零八掌,全面激发了古仙遗留的禁制,彻底封闭了百花谷!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