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9章 废柴降临

惊悚乐园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这次环形的扫荡算不上是一次速度很快的攻击,有许多玩家都及时地做出了反应。

  但……还是有上百人被这一波给带走了。

  这么一来,幸存玩家的人数一下骤减到了两百不到。

  看着那些白光飘散而起,在距离因菲尼特很远的地方,有一位大叔发话了。

  “那个……”黎枫看着护在自己身前的四名玩家,念道,“小伙子们啊……”

  闻声,刀锋的四名主力一同回过头去,看向了黎叔。

  “虽然大叔我的游戏水平比较糟糕,但我也看出来了……你们很强。”黎枫说道,“我很感激你们能全程保护着我,我也知道,你们这样做一定有充分的理由。不过……我觉得,此时此刻,比起保护我这个菜鸟玩家来,保护大家更有意义不是吗?”

  听到黎叔这番话,贪狼、七杀和龙傲旻都立即转头看向了破军。

  他们的意思很明白……咱们也很想上前帮忙,但团长您得带头发个话儿。这样日后科长怪罪下来,咱们也好有个说法。

  “嗯……”破军斟酌数秒,念道,“其实呢……上头的指示一共就两句话……”他顿了顿,“第一句有危险时,让领导先走。”说到这儿时,他神情一变,朝贪狼投去了一道别有深意的目光,“第二句遇到重大情况见机行事,听从领导的安排。”

  “所以……”贪狼这位政委也是心领神会,当即应道,“现在,就是我们根据黎叔……也就是根据‘领导的指示’改变战略的时刻了。”

  “嘿嘿……”龙傲旻豪爽一笑,“就等这句话呢。”

  七杀也笑了,他立刻抬起手来,将自己的指关节拗得劈啪作响:“好嘞!早他妈想上去揍那丫的了!”

  “喂喂!”贪狼闻言,微皱眉头,提醒道,“干什么干什么?装土匪范儿刷时髦值啊?”

  “嗯哼。”破军也拿了拿团长的派头。肃然道,“政委教训的是。”他也看向七杀,“咱们是纪律部队,无论遇到什么状况。都要控制住情绪,注意你的措辞。”

  “是!我下回一定注意!”七杀响亮地回了一声,一秒后,他又问道,“那么请问二位长官……我现在能上去削他了吗?”

  “嗯。”破军和贪狼一齐点了点头。异口同声道,“可以。”

  那个“以”字还没落地,七杀的身形已如一枚出膛的子弹般冲射而去。

  同一秒,因菲尼特的眼前闪过了一组数据……

  嘀嘀嘀

  警告:

  发现高能量反应。

  数据识别:

  【暗影步】、【焚星熔月拳】

  战术制御选项:

  在体表制造泡沫状的、耐高温的防御盔甲。

  生还几率:

  4%

  “哦?人群中居然还藏有这样的强手?”因菲尼特一边想着,一边已执行了战术制御选项。

  下一秒,一拳,惊爆!

  七杀使出这一记s级的技能时,不但以【暗影步】作为前置,还开启了他的魂意-【凶星豪炎】。

  这一拳,可说是迄今为止、出现在惊悚乐园这个位面中的、第二强的火属性技能了。

  (各位也不用回忆了。迄今为止出现过的最强火属性技能是炼狱无双爆热波动炮,在“兄弟”剧本中,由【看招】触发)

  然而,因菲尼特依然是较为轻松地化解了这次攻击……

  “呵呵呵……原来如此……”一击过后,因菲尼特缓缓转身,他身上那一层层如同氟化泡沫般的物质也在燃烧中褪落,“虽然只是16%的概率,但万一没有及时地防住这一击,我确实有可能被这拳给熔解掉……”

  话音未落,他突然狞笑着、狂吼着出拳:“哈哈哈哈!可惜啊!还是没用!”

  霎时。拳风又起。

  收招未定的七杀与因菲尼特近在咫尺,处境比方才的笑问苍天更加糟糕;当那股排山倒海之力迎面拂过后,他整个人都“不见”了。

  所有目睹了这一幕的人都明白,七杀并没有被击飞。他是被拳风轰成了碎屑,并且吹散了出去,只是这个过程太快,使他看起来像是瞬间消失了一般。

  “岂有此理!”七杀尸骨未寒,一声暴喝随之响起。

  那来者……除了龙傲旻还有何人?

  此时的龙哥已开启了【龙骑士】状态,壮如施瓦辛格般的体型又涨了三成。肌肉表层覆上了琥珀色的龙鳞之甲,双眼也变为了一对赤色宝石。

  由于速度不如七杀快,龙傲旻比队友稍稍来迟了片刻,可正是在这片刻之间,七杀已然领了便当,这不禁让龙哥怒不可遏。

  因此,他也是一来就施出了最强状态下的奋力一击。

  “神龙摆……”

  “摆你个头啊!”谁料,因菲尼特根本没让龙哥把招式使出来。

  但见,他一声喝罢,就用一种远远超出龙傲旻动态视力的速度……给了后者的头部一记侧踢。

  龙哥的头颅破碎时的声音,听上去像是一块软骨被扔进了沸腾的油锅。

  他手中扬起的盾牌形同虚设,他那龙鳞防御在因菲尼特的破坏力前不堪一击,他的死亡让其他所有幸存者的心沉到了谷底……

  “都说了是没用的了……”因菲尼特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已经在这场战斗中进化到了令人彻底绝望的程度,他的态度也变得越发肆无忌惮,“抵抗,也只是在恐惧和绝望中徒增痛苦;逃跑嘛……呵呵,很不幸,在数据链路层里,你们离得再远,也会被林克感知到。”说话间,他忽用右手作爪,在自己胸前抓了五道狰狞的血痕,“所以……还是乖乖领死吧!”

  当他把这话讲完,他胸前的伤口就已经愈合了。

  “呵……虽然不想承认……”被五个林克之一给压制住的迹部,这时苦笑出声,“但他说得好像是事实呢。”

  “别放弃!还有希望的!”正在以一敌二的湿婆听到了他的念叨,赶紧在旁喝了一声,想让他打起精神。

  “真的……还有吗?”两秒后,才不怕呢用颓然的语气接了这么一句。

  就在刚才那短短的几分钟里,笑问苍天和狂踪剑影都被因菲尼特击杀,不怕的弟弟步天歌也在与林克的缠斗中很快牺牲,而不怕也因为几度分心而受了一定的伤势,此刻眼瞅着就要撑不住了。

  可以说,无论是因菲尼特那一侧,还是林克这一边……玩家们都在战斗中处于绝对的劣势,即使是一丝一毫取胜的机会都没有看到。

  “有!”然,王叹之却是用响亮的声音、坚定的语气,给了才不怕呢一个肯定的回应,并且顺势杀到,解决了正在与不怕交手的那个林克。

  “呵呵……王叹之。”剩下那三名林克中的一人,此时回头对小叹说道,“用炎噬解决了‘两个我’,确是值得夸奖。但你该不会认为……把眼前这‘五个我’都消灭,事情就完了吧?”

  就在他说话之间,半空中又落下了一堆西装革履的人影。

  湿婆他们用余光一扫,心中登时骇然,因为……那俨然是二十来个一模一样的林克。

  “你瞧。”新来的林克中,一人接过刚才那个林克的话头,言道,“一两个‘我’的损失,根本就不痛不痒;在有限的体能下,你究竟能杀死我几次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小叹接道,“我的任务只是撑到援兵赶到而已。”

  “援兵?”那林克神色微变,并抬头看天,“这倒有趣啊……据我的探测程序显示,刚才你是通过兔八哥开启的窟窿才来到这里的,而且从那窟窿里出来的也只有你一个人而已。”他又重新低头看向了小叹,“眼下,游戏空间已空无一人,连接着里世界的爆鸣隧道也已经消失……请问,你的援兵从何而来?”

  “只要我还活着,斗魔就会把他们送到我的身边。”小叹很诚实地回道。

  “斗魔……”林克面露异色,随后冷笑,“呵……虽然我认为你是虚张声势,但为了以防万一,我就先全力把你弄死好了。”

  言毕,除了还在和湿婆、迹部交手的那三个林克外,其余所有的林克都冲向了小叹,似群狼扑虎般,发动了围攻……

  就算小叹的速度再快,被几十个一级衍生者强度的个体重重包围,也是绝对没有脱身之理的。

  “切……死亡之……”就在小叹准备拿出压箱底的王牌之时。

  嗡嗡嗡

  一阵鸣动响起,五道人影被一股沛然魔气传送而来,出现在了小叹的周围。

  “喂喂……这是闹哪样啊……”曌影王的反应居然还挺淡定。

  “可恶……又被姓封的算计了啊……”鸿鹄则是懊恼。

  “总之现在先控制一下局面如何?”倦梦还提出了很有建设性的意见。

  “好的,我来。”废柴叔扶了扶墨镜,平静地回了一声。

  最后,【废柴联盟】的“幻之第五人”畀老师,用一句方言恰如其分地描述了他们队五人此刻的心情:“搞啥子呀!!!”(未完待续。)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