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2章 无双武斗会(十二)

惊悚乐园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演武结束。”

  封不觉来到武斗会现场时,擂台上恰好有一场战斗战罢,但闻擂台旁的铜狮子雕像用一种兽吼般的语调宣道……

  “胜者,柳生剑影。败者,真田幸村。”

  这是一场以认输而告终的比武,真田因久攻不下,自知实力不及柳生,故而选择了放弃。

  “柳生前辈修为卓绝,真田佩服。”在结果被宣告后,真田上前半步,向柳生作了一揖。

  “嗯……”柳生剑影闭着双目,背着双手,缓缓转过身去,“承让了,真田君。”他自己走下台的时候,言语上也不忘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不过……说句实话,柳生这也是瞎客气……在场的强手全都看得出来,真田的实力根本无法与柳生相提并论。虽然舞起炎枪素戋鸣的真田勇猛过人,但其境界终究还停留在手持兵器、有招有形的层面。比起“剑圣”那招随心生、不滞于形、万剑归宗的境界,相去甚远……

  “下一场……”待那两人各自走下演武台后,报场雕像便接着宣读道,“由……黑铁阵介,对……橘右京。”

  话音落地,两道身影便各自从人群中行出……

  率先踏上擂台之人,着一袭浅色剑道和服,外披一件黑色斗篷,腰佩武士刀。

  他身材高大、面容冷峻,一头金得发白的长发垂到颈后;其举手投足之间,皆透出霸者风范,仅仅是一道目光,也足以让对手窒息。

  他,就是黑铁阵介,似一尊不倒的金刚。在他的宇宙中,他是拥有“千人斩”之名的最强剑客,即使在患上不治之症、命不久矣的情况下,他也未尝一败。

  而在其后缓步走上擂台之人……上着白色和服,下穿蓝色带褶纨裤(类似长裙,汉服的一种款式,魏晋时期传入日本),同样腰佩一把武士刀。

  他身形消瘦、相貌俊俏,一头蓝色长发披散在肩。其神情显得温柔、祥和、却又透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他,是橘右京,好似一朵冰雕的玫瑰。在他的宇宙中,他是体弱多病的天才剑客,纵是肺病缠身、大限将至,他依旧仗剑独行,为了一生挚爱,去寻摘那生长于魔界深处的究极之花。

  “我勒个去……”望着先后走上演武台的二人,站在台下的封不觉不禁吐槽道,“居然把这俩老病鬼凑一块儿了……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对这场“戏”有兴趣的人,自然不止是觉哥一个……此刻,剑君十二恨、风之痕、柳生剑影等等,在场所有的剑者,都已感受到了台上那二人身上的剑意。

  可以说,一场无声无息、无影无形的战斗……已然打响。

  “似雨。”此时,观战者之中,一个一贯喜欢保持沉默的人……开口了,“你认为,此战当如何?”

  问这个问题的人,是风之痕,他的口气,像是老师在考学生。

  “胜负不出三招,生死不过一息。”若雨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应了对方的提问。

  “嗯……”风之痕闻言,沉吟一声。

  他的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他也没有对若雨的话做出任何评价,但若雨可以感觉到……“风老师”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就在他们对话之际,演武台上的二人,已逐渐靠近了对手,在走到一个十分微妙的距离时,两人同时停住了脚步。

  “无宝流,黑铁阵介。”黑铁阵介昂然而立,望着比自己略微矮上几分的橘右京道。

  “神梦想一刀流,橘右京。”橘右京用平静的神色,迎上了对手那魄力十足的眼神,淡然回道。

  两人自报家门后,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丝毫没有被我的气势所影响,沉静如水,可怕的家伙……”数秒后,黑铁阵介在心中道出了这样一句话。

  “全身上下无懈可击,宛如剑鬼……身为一名剑者,能与这样的人交手,此生所幸也。”橘右京,也在心中给了对手极高的评价。

  啪——啪——

  两人的手,几乎在同一瞬,握向了剑柄。

  “我,曾经死过一次。”出手之前,黑铁阵介打破了沉默。

  “我,也曾经死过一次。”橘右京接道。

  “我并未死在剑下。”



  “我也并非死于剑下。”

  “可悲。”

  “可叹。”

  “在这个异空间里,我得到了第二次机会。”

  “这个时空,给我了第二次生命。”

  “我要击败远吕智,用我的剑……再拓无双之道,君临天下。”

  “我要击败远吕智,修正时空,回到挚爱的身旁。”

  “逆我者……亡。”

  “挡我者……死。”

  他们的话,到这里就说完了。

  从这一秒起,他们都已不再是“人”,而是剑的化身。

  剑吟,就是他们语言;剑法,就是他们的智慧;剑意,就是他们的意志。

  叱嘤——

  交叠在一起的抽刃出鞘之声,宣告了战斗的开始。

  橘右京乃居合(一种瞬间拔刀斩杀敌人的技巧)高手,拔剑的刹那,极招即出。

  但见其身形一动,一招【梦想残光霞】已瞬然斩出。

  而另一边……黑铁阵介拔剑后,却是岿然不动。“天下无双”之剑者,面对眼前那神乎其技的居合术,神色一凛!

  【脱力】、【虎穿】,一瞬二式,后发先至。

  乒——

  双剑交斩风沙扬,双影相错血雾起。

  胜负,生死,就在这三招、一息之中……有了结果。

  片刻后,微风拂过,杀气散去。

  橘右京的左肺处,涌出了鲜血,因为那里,已多了一个窟窿。

  黑铁阵介的胸前,也喷洒出了鲜血,因为那里,已多了一道斩痕。

  两名剑者,同时倒下。

  “演武结束。”铜狮子像的声音响起,“败者,黑铁阵介,橘右京。”

  这几天来,在擂台上打到两败俱伤、乃至同归于尽的人并不多,但还是有的……

  很遗憾……这场武斗会,没有“平手”一说,如果打到最后,双双失去意识,那就一并判负。

  “下一场……”这次,雕像还未等那两人离开擂台,就直接宣道,“由……狂龙一声笑,对……疯不觉。”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