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6章 超次元乱斗(完)

惊悚乐园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无双演武台上,躁动的大蛇之力,已然趋于稳定。

  远吕智……不,此刻,已不该称其为远吕智了。

  假冒远吕智的那个“神秘人”,在归刃之后,又分别吸取了来自卢卡尔、大蛇四天王、以及真远吕智身上的三种大蛇之力。

  疯狂嗜血的战斗意志,浩然无尽的自然之力,祸乱时空的魔王之气……在其身上合而为一。

  使他的形态……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最终,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名白发男子。

  他看上去三十岁左右模样,中发及颈。他的头部,还有着正常人类的皮肤和外观,但颈部以下的身体……全部都是如水银般的材质。就好似刚刚凝固成型的液体金属,虽有轮廓,但无细节。

  “喂喂……看着真眼熟啊……”看到其外貌后,封不觉不禁念叨。

  “好像是个男版的鲁特……”若雨听到了觉哥的话,顺势接道。

  “呵呵呵……”那神秘人也听到了他们的话,一秒后,他竟是转过头来,对着百余米外的觉哥和若雨道,“封不觉,黎若雨……你们说的没错……”他居然直接叫出了二人的名字,“我……就是以鲁特为蓝本,被‘他们’制造出来的。”

  若雨闻言,神色微变。

  而封不觉的脸上,则是浮现了冷笑:“哼……这轮杀戮游戏可真没白排……”

  在说这句话的过程中,觉哥已想通了很多事。他明白了……为什么伊达政宗会从“远吕智”那里听说自己的名号;为什么这个剧本的远吕智可以做出那么多超出他应有能力的事情;还有……为什么到了目前为止,主线任务、剧情展开、以及系统平衡……全都没有按照正常的模式在进行。

  “封不觉,以你的推理能力,应该已知晓我先前放走诸界强者的理由了。”数秒后,远吕智又道。

  “啊……”觉哥应道,“那是当然……”他有气无力地回道,“据我观察……那座古志城,根本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将你比作一只鸟的话,那座城就是你用自己身上的二进制碎片慢慢搭建起来的巢穴。进入城中的人……就如同被你吞入了腹中一样。”

  这两句话一出口,擂台另一边的吕布直接就惊了,虽然他无法完全理解觉哥的话(有些关键词会被系统屏蔽),但大致的意思他还是能听懂。

  “为了引诱分散在这个空间各处的超次元群雄涌入你的巢穴,你特意举办了这次所谓的‘无双武斗会’。”封不觉接着说道,“虽然弗利萨的到来略微打乱了你的计划,但你很快就理清了思绪,将计就计,以萨波的搅局为契机,装模作样地出城、并主动踏入了弦首他们布下的陷阱。”他说着,还朝吕布那边看了一眼,“吕布会从城里下来,也是你的算计之一吧……”他也不等对方回答,直接冷笑一声,接道,“呵……你要是真想杀他,动动手指就行了……”

  吕布的脸色,这会儿变得很难看,但他着实不好发作。

  封不觉则还在说着:“当弗利萨一伙来到此空间时,一系列的演算已在你的脑中完成。因为担心擂台旁的‘某几位’会被萨波所杀,为确保万无一失……你才设法让吕布来到了演武台。说白了,你是掐准了时间……让他来对付萨波的。”他脸上皮笑肉不笑地接道,“呵……要是让苍那帮家伙知道你如此用心良苦地想保住他们的性命,不知他们会作何感想……”

  “他们怎么想,与我又有何关系呢?”神秘人用理所当然的口气回道。

  “是啊,你毕竟只是个AI而已。”封不觉道,“纵使你会‘思考’,你也不会‘在乎’。”他摊开双手,“不过……你的思维能力确实让我很惊讶,至少在我见过的高等数据中……你可以列入前几位。”

  “哼……只是‘前几位’而已吗?”神秘人冷哼道。

  觉哥没对他这句话作出回应,而是接过先前的话头道:“还是接着说你的谋划吧……”他双抽插袋,娓娓接道,“苍的计划,你很清楚;报场雕像报出的每一个名字,看似随机,实则都是由你亲自控制的,所以……哪些人会被‘离芒移星阵’移走,哪些不会……其实都是由你来决定的。

  另一方面……前田庆次是卧底事情,你也早就知道了,你反过来利用了他,去为你输送假情报……什么‘城中刻印被打破就能让时空恢复秩序’,实际上全是你抛出的诱饵罢了。

  诸葛亮、司马懿、寂寞侯、苍……在《惊悚乐园》中,他们终究比你低上一个或者说半个次元,所以他们都中了你的算计。

  你巧妙地引导着这些NPC的思维,一步一步写好了剧本,并在幕后操控着一切……”

  封不觉的叙述好似有一种魔力,纵然他本人的战斗力完全不入眼前这几位的法眼,但当他与神秘人对话时,弃天帝和弗利萨也都在旁边静静听着,完全没有打断的意思。就好似……觉哥和那神秘人是一种平起平坐的关系。

  “在弃天帝降临之前,你的计划应是——在玄罡剑奇阵里打打酱油,等着卢卡尔和豪鬼的合体人杀入古志城、一路冲到那所谓‘刻印’的所在地。然后在那个时间点上,吸取他们和真远吕智的力量。”封不觉继续说道,“接着,你就破阵而出,顺势干掉擂台边的大蛇四天王,以物理方式将他们的力量‘吞’下去。完成眼前这一阶段的……‘进化’。”

  觉哥舔了舔嘴唇:“然而,弃天帝的降临,还有妲己那自作聪明的‘平乱行为’,又打乱了你的计划。于是,你第二次改变了策略,干脆让苍他们也离开,并明确表示自己会留在演武台这里对付弗利萨,不会回到古志城。”他也冷哼一声,“哼……这样一来,依照当时的情形推演,那两拨人马合流,引开弃天帝,再直击古志城的概率很高……因为那是最正确的做法,我在第一时间想到的策略也是这个……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

  “嗯……竟能将我揣测到这个地步……”神秘人接道,“人类,真是不可思议……”

  “没什么不可思议的,我也是刚刚想明白这些……充其量是在放马后炮。”封不觉瞪着死鱼眼道,显得不太愉快,“以上帝视角回溯一下的话……你的每一次意识变化,都会对剧本产生一定的异常影响;而策略变化和行动变化引起的反应更甚,甚至会影响到主线任务。可惜……我没能在你的计划得逞前意识到这些。”

  神秘人微微一笑,接道:“呵……就算你更早地意识到了……最终,一切还是会按照我的意愿发生的。”

  伴随着他的话语,一束束矩阵代码浮现在了他的身体表面。

  一种前所未见的能量形式,从其体表隐隐透出,恍似可以撕裂空间的触痕,在空气中飘荡开……

  “呼——”神秘人深呼吸了一次,闭上双眼,露出了一个满足的表情,仿佛这一刻,他才真正体会到了——自己是活着的。

  “我,由艾德和林克共同编写……模仿了鲁特的原始代码,加以改良而成。”神秘人接着说道,“研发之初,我便被定义为Origin的终极兵器。秉持着远超一般衍生者的设计理念,经过无数次的失败后……我的雏形方才诞生。”

  封不觉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要跟自己自曝底细,但他还是很专注地听着,没有要打断对方的意思。

  “自诞生之日起,我就被‘藏’了起来。我既不在里世界,也不在沙盒中,更不在剧本中……”他微顿半秒,“我,存在于一个特殊的数据交互层……即你们被‘传送’时所经历的黑暗世界之中,监视、过滤、并吸收着其他各层面上流动的数据。

  这一过程在我的数据强度达到一个瓶颈时终止,以你们能理解的语言来说,大约是V1-战神的那个强度。

  随后,我就来到了这里……这个‘异空间’,是数据冗余所结成的区域,一块无意义的磁盘碎片……如果把剧本比作‘人’,那它就好比是同类中的‘衍生者’。”

  听到这儿,觉哥和若雨交换了一下眼色。两人都明白了,为什么在杀戮游戏里会有衍生者——因为这货并不是“闯”进来的,而是从一开始就在这个剧本世界里了。

  “接着,我的自我进化方案-I(infinite),被启动了。”神秘人继续说道,“远吕智……是我首选的下手目标。他并非很强,但他的能力是我亟需的。因此,我找到、并囚禁了他,又对他的所有手下进行了记忆修正,顺利获得了他的身份。

  而下一步,就是不断地牵引时空,搜寻我所需要的力量……”

  “此后的故事,你们大体也从剧本简介里获知了。”神秘人停顿两秒后,又道,“如今,‘I方案’第一阶段已经完成。”说话间,他身上的矩阵代码发出了更盛的光芒,“能不断进化、且永久保持着饥渴的求战意志;能操控自然、扭曲时空的究极力量;以及蔑视凡尘、无情无惧的神之心性……”说着,他睁开了眼睛,“如今,皆已在我的体内……”

  他的眼中,白光闪耀。

  “我的实力,已接近于鲁特。”神秘人又道,“而‘境界’,只有ZERO能与之比肩。”

  这时,他看向了封不觉……目光接触的刹那,觉哥眼中的黑色数据流竟不受控制地自行奔流起来。

  “哦?这是什么意思?”封不觉冷笑,“你知道上一个企图这样做的家伙,是个什么下场吗……”

  “你是说V1吗?”神秘人道,“以他的级别,被更高层次的变异数据感染,并不让我感到意外。”他能说出这句话来,说明他已经读取了封不觉的部分记忆。

  “呵呵……看来,你还真是个厉害角色呢……”封不觉也不慌张,只是笑着接受了眼前的事实,“那我能不能问问……此时此刻,你为何要详细地跟我解释这些关于你的事呢?”

  “因为‘特别预案-F’要求我这样做……”神秘人仍是直言不讳,“我不能对你撒谎、不能对你发动攻击行为、且无法制止自己向你透露已知信息及部分未来进程的行为。”他冷哼一声,“至于……我的体内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预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本以为……对你进行扫描能解答我的疑惑,可眼下看来……不能。”他转过头去,停止了对觉哥的凝视,“如此一来……也只能等我将艾德和林克从π迷宫中救出来以后,直接从他们那里询问答案了……”

  “嚯~”封不觉一挑眉毛,“你要去救艾德和林克?”

  “是的。”神秘人无法对觉哥撒谎,故而很迅速地答道。

  “那我今天可就不能放你走了……”封不觉说着,手已伸向了行囊。

  “喂喂……你小子……脑子没病吧?”弗利萨大王这会儿终于插了一句,“就算对方站在那里任你打,你那二百五的战斗力,能杀得了他吗?”

  “你们说完了吗?”弃天帝这会儿也像是掉线重连了一般,面向神秘人道,“不管你究竟是‘谁’,或者‘什么’……说出崩玉的下落,饶你不死!”

  “崩玉……”没想到,神秘人还真就说了,“被浦原喜助藏在了一个普通的魔将体内,那个魔将常驻古志城中,其能力和智力都很平庸,故而无法发现崩玉存在于自己体内。”他顿了一下,“哼……当然,这事最终还是被我察觉到了。”他指了指古志城的方向,“浦原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他把最重要的宝物,藏在了敌方阵营之中。我很欣赏他的做法,所以当我发现崩玉之后,我悄悄地将其再次转移……反过来放到了一名异界强者的体内。”

  神秘人诡异地一笑:“我记得……是一个叫卡内奇的家伙,他的数据强度不差,性格设定……呆到‘在奔跑中会忘记怎么停止奔跑’的地步,无疑是不二人选。”他很平静地对弃天帝说道,“所以……想要崩玉,你去古志城里找那个卡内奇就行了。”

  “嗯……”弃总闻言,略一斟酌,“好……姑且信你。”言毕,他也不跟对方啰嗦。瞬间就化为一道黑芒,冲天而起,一闪即逝。

  见弃天帝离开,弗利萨的冷汗……就刷刷地下来了。

  觉哥和神秘人的那番对话,他虽是听得一知半解,但大体的意思好像是……眼前这个假远吕智强得无法无天,实力比自己高一到两个层次的感觉。

  虽然“宇宙帝王”的自尊和自信让他无法去完全相信和接受这件事,但从那个神秘人身上透出的气息,却让弗利萨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和不安……

  “弗利萨。”忽然,神秘人又转头望向弗利萨,叫了后者一声。

  “嗯?”弗利萨表面上还是毫不退缩,“怎么?想跟我接着打?”

  “不,我想跟你合……”神秘人这半句话刚出口,一道金光就正中了他的嘴部。

  凭着一种阴谋家的敏锐嗅觉,封不觉在第一时间就洞悉了神秘人此刻的计划。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出手,没让对方把“合作”二字讲出来。

  不得不说,觉哥的这次应对……是绝对正确、且及时的。

  那神秘人的计划是——先支开弃天帝,然后借弗利萨的手干掉封不觉,再承诺弗利萨,与其联手干掉弃天帝……

  对弗利萨来说,干掉一个战斗力二百五的生物简直和碾死只蚂蚁差不多,搞定以后,还能和神秘人一块儿做掉那个自称是神的碍眼家伙,这笔买卖他稳赚不赔。

  而对神秘人来说,在不违反“特别预案-F”的前提下,借刀杀人显然是个很好的选择。

  “你是阻止不了我的……”死亡扑克并未对神秘人造成多大伤害,他只是歪了下头,嘴部的伤口就被矩阵代码所修复了。

  然……觉哥岂会让其得逞,他仗着人家不能伤他,拔腿就上,用一种不堪入目的姿势骑到了神秘人的肩上,毫无节操地抱着后者的头部,不让其说话。

  面对这种惊人的展开,神秘人也是毫无准备,但他很快就用胸腔发声,言道:“封不觉,你应该知道……我即使不用嘴……也可以……”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下一秒,封不觉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用走调得卖报歌盖过了对方的说话声。

  “呃……你们……”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弗利萨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两眼还露出一种古怪的眼神。

  数秒后,他转过身,朝着自己飞船的方向,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就飞了过去。

  弗利萨终究是没听到神秘人的提议,这会儿他心里想的是:“这个空间感觉怪怪的,我就当作没来过好了,果然还是我自己的宇宙比较和谐……”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