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2章 卑鄙的我(十四)

惊悚乐园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在距离毒发时间还剩十六分钟的时候,封不觉如愿以偿地获得了由比利、奥尔登和拉比特协力改版后的【魂斗罗勋章】,物品的效果没变,不过“是否可以带出剧本”这一项现在变成了“是”,而数量也只有一枚。

  得到了切实的好处,封不觉露出满意的表情,重新拿起了桌上的【一击必杀***】道,“我还有一件事要确认一下,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一出门,就被法斯特给秒杀了,这个勋章也会立即发挥作用让我复活的对吗?”

  “对,只要带着这个勋章,无论是在门里门外、监狱内部或者外部,哪怕是在其他四柱神的领地上,只要你死亡,就会立即生效,使你满状态原地复活。”拉比特回道。

  比利又补充道:“你放心吧,你打开门时,我们会跟你一起出去,法斯特的攻击由我们来帮你抵挡,你只要举起枪对准他,扣动扳机就行了,我会持续赋予这把枪最大的破坏力,一发子弹就能解决。”

  奥尔登接道:“杀死他以后,你拿上药剂传送,我们则摆脱轮回,逃出监狱。”

  比利道:“然后你和我们各奔东西,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欠谁的。”

  “嗯,正合我意。”封不觉微笑着,总结般说道,“虽然在一开始时,你们用了设局欺骗的方式引导我去行动,但我想那都是由于我们彼此间的不了解、不信任所导致的结果……而此刻,我们已经明确了各自的目的,并达成了一笔双赢的交易。从诸位的言行来看,我想你们都是十分诚实高尚的体面人,不会做我先前假设的那种翻脸勾当的对吧?”

  “行了,你别再啰嗦了!”拉比特不耐烦道,“你有受害幻想症吗?现在时间也不多了,报酬你也拿到手了,快点儿履行你该做的!”

  “没问题,这就动身。”封不觉转过身去,惊异地发现,四条走廊的入口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面墙壁,墙的正中,就是一扇大门。

  “不用惊讶,空间的外观和大小,本就只是一种形式而已。”比利的声音伴随着囚室铁门打开的吱呀声响起。

  封不觉偏过头,发现这个木偶不知何时已坐在了一架小小的三轮车上,踩着踏板慢慢来到了自己的身边。拉比特也从第二间囚室里出来了,他和奥尔登也都看着封不觉,只等这位异界旅客上前开门。

  封不觉分别看了这三位一眼,耸耸肩,向前走去。

  …………

  门打开了,一人三怪鱼贯而入,进入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单调的灰色空间中。

  法斯特站在离门大约十米远的地方,其外形似是一个身穿古罗马战铠的男子。他身上的铠甲和他的皮肤、瞳孔、头发等等,全都是水泥般的灰色,若不是他转动脖子朝这里张望,看上去简直和一尊雕塑无异。

  “果然如此……”法斯特道,“异界的旅客,你站到了犯人那边是吗?”

  “哦?”封不觉听到这句话,立即就推测到了很多事,“这么说,你和他们几个一样,在我来到监狱之前,就拿到了药剂,并且也知道了我的状况?”

  “不错。”法斯特回道,“我也大概猜到了,你会站到他们那边。以你自己的力量,要从他们手中强夺药剂,并且找到大门出来,是不可能的。”他顿了一下,“所以……无论你在监狱里经历了什么,你来到我这里时,肯定是与我为敌的状态。”

  “你能明白就好。”封不觉举起枪来,双眼的目光杀意昭然,握枪的手坚定而有力。

  嘭——枪响了。

  拉比特又一次被爆头。

  除了封不觉以外,其他人的脸上都写满了震惊,就连法斯特都在心中问了一句:“什么情况?”

  近距离射杀了拉比特后,封不觉毫不停顿,又将枪口对准了比利,这回他连续射击,顺势打出数发子弹。惊怒交加中,比利的反应依然很快,他立刻让封不觉手中的枪消失了,而那些子弹的轨迹也都发生了偏移。但纵是如此,由于距离实在过近,比利的体术又几乎为零;且封不觉的倒戈毫无征兆,极为突然。因此比利的右腹部还是中了一枪,使他受了伤。

  “你……”比利恶狠狠地念道,“奥尔登!杀了……”

  这句话没能说完,因为一股无以伦比的滔天邪力从封不觉周身荡开,这一幕足以让比利这个级别的怪物噤声而怯。

  “哼……好像是发动成功了啊……”封不觉冷笑着念道。就在***消失的刹那,他已经引动了自己唯一的杀招——【邪王炎杀黑龙波】。

  封不觉的灵术专精是E,发动这个技能成功率是40%,不过,因为有着【炼冰术士的执着】加成,他所有主动技能的发动成功率都会上升10%……简单地说,成败与否,各占一半的几率。

  一股至黑之邪气由封不觉的右臂绽开,蔓延笼罩至其全身,他身体周围被波浪般的能量漩涡包围,黑龙波呼之欲出。

  这邪王炎杀拳最强奥义,招未出,龙未动,便有山雨欲来之势,撇开使用者的级别不谈,单就招式本身的威能,绝对是无可匹敌。

  封不觉双腿分开,呈马步之势,左手摁住右肩,右臂直伸平举,五指微曲作掌……但闻一声龙吟,绝式乍现,一条能量形成的黑炎龙赫然而出,张开巨口,对着那骑在三轮车上的木偶鲸吞而下。

  这一招,至快、至强,而且还是跟踪的,比利在招出之前,就被邪力慑住,根本无法逃走,就连站在他旁边的奥尔登都感到动弹不得。

  【您的物品魂斗罗勋章已消耗】

  这回勋章是真用掉了,黑龙波的消耗是“100%的生存值”,这种代价下发动的招数果然惊人,本已被阴了一招的比利无力招架,被轰得尸骨无存。

  封不觉杀死比利后,自己也被黑炎吞没,不过他立即就满状态原地复活了,并且用一种得意的眼神看着最后剩下的奥尔登道:“在你怀着愤怒,冲动地杀过来之前……”他慢慢后退,无耻地站到了法斯特的身旁,“最好考虑一下现在的状况……”他笑道,“我记得比利说过,你们三人中,唯有他在最强状态下的力量能胜过法斯特……所以,如果我是你,就不会白白过来送死,而会选择以现在的状态退回监狱去,准备迎接不久后将会刷进来的某只怪物。”

  法斯特这会儿貌似是后知后觉地看懂了眼前的状况,他转头望着身边的封不觉,由衷地说道:“你还真是阴险……”

  “你愚弄、欺骗、并利用了我们……”奥尔登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你们先这样对我的吧?”封不觉道,“只不过你们不够出色,失败了。而我向你们演示了正确的做法。”

  “你还用我们给你的枪,我们给你的勋章,来对付我们……”

  “嗯……你们确实都是诚实高尚的体面人,在谈判过程中几乎把我想知道的信息……比如你们能力、这些物品的原理、还有你们与法斯特的实力对比等等信息都透露了出来。”封不觉接道,“而且还先把我要的东西给了我,让我有了充分的把握来实行这个计划。”

  “你这个肮脏的、卑鄙的、邪恶的……”奥尔登即使在骂人时也非常讲究措辞的准确性和文明程度,看来它在设定上是不具备爆粗口能力的。

  “行了,奥尔登。”法斯特打断道,“你们和这个异界旅客之间的仇恨,与我无关。不过我有我的职责,现在,我命令你回到牢房里去,否则我不得不亲自动手送你回去。”

  奥尔登那幽蓝的双眸渐渐暗淡了下去,他的视线在封不觉身上停留了许久,仿佛要把这个人的形象永远刻在眼睛里似的。十几秒后,他悻悻然地退回了监狱的门里,大门也再度关上……

  “呼……”封不觉看到奥尔登离开,才长舒一口气。而第二口气刚吸进肺里,他就十分务实地对法斯特开口道,“劳驾,你手上那瓶‘不明成分的化学药剂’……”

  “了解……了解……”法斯特伸出一手,将药剂交给了封不觉。

  封不觉接过物品时,便得到了系统提示:

  【主线任务进度更新】

  【寻找化学药剂(4/4)】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更新】

  游戏菜单中的新任务为:【将不明成分的化学药剂(甲)(乙)(丙)(丁)混合为解毒剂,解除毒素】

  系统语音停顿了两秒,继续道:【请问是否需要组合特定的任务物品】

  封不觉在眼前的弹出菜单中点下了确定,他行囊中的另外三瓶药剂即刻消失,而他手中的那瓶化为了白光,待数据重组后,就变成了一件新物品:【解毒剂】。

  封不觉没有立刻喝药,而是对法斯特道:“我说……这位大哥,我帮你解决了这次越狱事件,你就没有什么表示吗?”他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向了法斯特。

  但封不觉眼前的这名狱卒,竟然如定格一般不动了,仔细观瞧,这个法斯特真的变成了一尊雕塑。

  “你没有帮我任何事,你只是帮了你自己。”法斯特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封不觉闻声转头,发现另一个全身发出银色光芒的法斯特朝自己走了过来。

  “无论你站在哪边都一样,他们根本逃不出去。”法斯特说道,“他们只是一次次到这里来,杀死我制造的泥偶而已。”

  “你……”封不觉神色微变,沉吟道,“我明白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之主的咒语,从始至终,都是你在这里捣鬼。”

  “哼……那是当然了。”法斯特冷笑道,“主人怎么会让一个比囚犯要弱的狱卒来看守监狱呢。”他行到封不觉面前,接着道,“这个泥偶,是用特殊的魔法材料制作的……”法斯特拍了拍那个灰色的、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雕塑,“我本人的实力,自然不可能在比利之下。论单打独斗,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但是……他们三个若是联起手来,确实会比较麻烦……”

  “因此你就设下了陷阱……”封不觉走了几步,歪着头,煞有介事地看着那个灰色的法斯特雕塑道,“‘杀死’这个泥偶的人,就会被夺去力量是吗?”

  法斯特的视线紧跟着封不觉,随着他的移动,法斯特也略微转动身体,成了背对监狱大门的状态。

  “事实上……动手杀死泥偶的是谁并不重要,只要这泥偶被破坏,身处‘门空间’的所有人,都会被夺去力量。”法斯特道,“所以,我一直是在这个空间外,远程控制着泥偶与他们交战,他们也始终天真地认为那个泥偶就是我本人。

  呵呵……每次他们杀掉泥偶后,力量就会回到非常弱的状态,这样,真正的我就可以在暗处不费吹灰之力地将他们送回牢房了。”

  “几次三番之后,他们自然会疑惑这种现象……”封不觉顺着对方的话,补充了一句。

  法斯特接道:“没错,所以我就编造一个所谓‘轮回’理论。我告诉他们,这是时间之主的咒语。无论他们杀死我多少回,都是没用的,只会陷入新的轮回罢了。”他摊开双手,“我就是用这个方法,解决了他们频繁越狱的问题。至于这儿的其他工作,还是比较轻松的,不过就是适时地投一只怪物进去,保证有东西和他们几个‘作伴’。”

  “嗯……”封不觉舔着嘴唇道,“看来……要说阴险,你也颇具水准嘛。”

  “这是在讽刺我吗?”法斯特冷哼一声,“哼……欺诈这方面,我跟你比的话,似乎还差了点儿吧。”

  “呵呵呵……哈哈哈哈……”封不觉仰头大笑,形似癫狂。

  忽然,笑声戛然而止,一个狞笑停留在了他的脸上:“不……不是差了一点儿,是差远了。”

  这一瞬,法斯特神情愕然,他猛然发觉身体多处传来了刺骨的寒冷之感。低头一看,一团团黑色的阴影已缚在了他的脖子、手腕、膝盖等多个部位……。

  “你最好别乱动,你的血,正在我得血管里流动。”奥尔登的声音在法斯特耳畔响起。

  同时,三轮车移动时吱吱嘎嘎的响动也从他身后传来……

  木偶比利骑着三轮车缓缓开到了法斯特的面前,仰起他阴森的面孔,平静地问道:“你被毛茸茸的动物用后腿踢过吗?”

  “什……”法斯特听到这个问题时,已察觉到了什么,他转过脸去……

  只见,拉比特一蹦两米高,在空中旋转着,用它粗壮的兔后腿,对准法斯特的面门使出了一记回旋踢,口中还长啸一声:“我哒——”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