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7章 情

惊悚乐园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当袁圻和那帮调息完毕的武林人士一路摸到樱树园中时,当即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但见,一个长得三分像人、七分像尸的“怪人”,正在追打一个骑着老虎的女人iqi.

  而那头老虎,也是十分奇葩……它长了两颗超长的、探出口外的大长牙,其体型和毛色都是他们生平仅见。

  当然了,和这个女人在断魂峡中所骑的“巨型老鹰”和“石鸟怪”相比,这老虎已经算是挺正常的了……这帮江湖高手们今天已经见了无数颠覆他们常识和三观的怪事,此刻基本上已经没什么他们接受不了的设定了……

  “盟主!你看!”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园中的另外两道身影。

  那两人……自然就是封不觉和曹钦。

  “盟主,我们要不要……”当一位掌门准备询问袁圻是否要上去帮忙时。

  袁盟主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摆手道:“不……”

  他的回应,虽说有些无情,但大家也都理解……毕竟水准差太多了,就算他们上了,很可能也是白白送死,甚至会成为封不觉的累赘。

  谁知,袁圻这话还有后半句内容:“……我,一个人过去,你们留在这里。”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向其投去敬仰的目光。

  紧接着,人群中便是一阵鼓噪,人们纷纷开始说些诸如“盟主义薄云天”、“盟主真乃当世英雄我某某某这辈子没佩服过谁,但今天服了”之类的台词……

  袁圻也没有太在意,他只是略微等了几秒,又接道:“诸位……曹钦的武功之高,难以揣度,虽然我们还没见过他出手,但从他徒弟‘阎王’的手段来看……他无疑已不在凡人境界。”他顿了顿,“而那位封寮主的功夫嘛……嗯……大家也都看过他那位夫人的剑法了……说是神仙手段也不为过。”

  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算是留给众人一些思考的时间。

  “此二人的武功皆是我等望尘莫及之境。即使是袁某……也没有自信能干预到他们的胜负。”袁圻接道,“但……今日我若不去趟这塘浑水……万一封寮主最后输了,那曹钦接下来必然会来对付我们,到时候……我们同样是死路一条。”他越说、神色越凝重。“唉……总之,今日我们能否活着离开葬心谷……恐怕还得看天意了。”

  言毕,他驻足前望,沉默了片刻。

  随后,他似是下定了什么重大的决心般。眼神一变……冲了出去。

  …………

  另一方面,十五分钟前……

  “曹公公,让你久等了!”封不觉回到曹钦面前时,先跟他打了声招呼。

  “无妨,我倒是看了场好戏。”曹钦回话时,还偏过头看了看远处的血尸神和血蔷薇,“说起来……那位姑娘和她的同伴们,似乎也有着与你们破剑茶寮一样的各种奇门之术。”他的眼神微变,“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呢?”

  “我若告诉你,我们皆来自‘天外’。或者说……是‘另一个世界的投影’。”封不觉试探着回道,“你是不是就不跟我打了呢?”

  “哦?”曹钦闻言,眯缝起眼睛,沉思起来。

  以npc的角度而言,他的层次无疑是很高的,其强度妥妥儿的属于唯一性数据,而且他所在的这个星球同样也在主宇宙当中。

  但是,以角色所在的世界背景而言,他只是一个生活在儒教世界的古人。

  由于所处世界的自然科学水平和知识都有限,曹钦很难认知到类似于“维度”的概念。

  在偏科技侧的世界里。即使是一些受教育程度不高的npc也能得知这方面的信息;而在那些偏神话、魔法类的世界里,则有“高位神”这种近乎全知的存在。

  至于曹钦所在的这个世界,就比较倒霉了……这里的npc若想靠自己感知到“维度”的存在,那也只有靠“入道”、“成佛”这类手段了。

  偏偏这个世界还不是那种修真起来非常方便的地方……这儿可没有什么修真者门派存在。像什么功法、丹药、自带老爷爷的法宝等等……一概没有。

  在这儿想要修真,要么习武、要么修禅……

  前者,须练到超凡境界,方可摸到修真的门槛;而后者,比前者更加困难……刚才就说了,这里没有专门的修真功法或丹药。所以……修行之人在进入最基本的筑基期之前,是没有增加寿元的手段的。除非你是那种悟性惊人、天生活佛般的存在……否则,要靠坐禅坐到身怀佛道之力……没有个百八十年寿命绝对搞不定。

  综上所述,虽然曹公公很强,但封不觉所说的“天外投影论”,对他来说仍是个新鲜事,而且是很难相信的新鲜事……

  “呵呵……哈哈哈哈……”想了大约一分钟,曹钦大笑起来,“这说法……确是很难让人信服,但……假如你说的是真的,迄今为止所有困扰我的疑惑……便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答。”

  “不愧是曹公公,凭这份眼界,你就比世上绝大多数人要强上许多。”封不觉自己曾经也是个不信鬼神之人,他可以理解曹钦此时的心情大概就和他第一次遇见伍迪时差不多。

  “苍灵镇也好、紫禁之巅也罢……”曹钦没有回应觉哥的夸奖,而是接着说道,“……还有今天……你们这些人每一次都是突然出现、最后又化光消失;时隔多年再见,亦是容颜不改……再加上你们所用的功法、术法、还有那些奇异的暗器……全都不似当世之物。”他越说语速越快,这是思路已然理清的征兆,“……哼,好一个破剑茶寮,我终于明白了你的秘密……哈哈哈哈……”

  曹钦,总算是释怀了……

  前文说过,他这样的人,可以接受别人比他强,他害怕的……只是未知。

  “看起来……我应该更早就跟你讲明的。”封不觉见了对方的反应,回道。“那样的话……”他转头看了看远处林颜的尸体,“……事情或许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你好像很纠结于林颜的死?”曹钦深深看了觉哥一眼,接道。

  “说实话,我不想杀她。”封不觉应道。“她是个可怜人,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他的眼神一凌,“错的人……是你。”

  “嗯……”曹钦点点头,“你说得对,我不是她的恩人。而是仇人……毁了她四十余年人生的仇人。”

  “但是,为了完成你的‘理想’……这种程度的牺牲,你是不会在乎的。”封不觉沉声接道。

  “哈!”曹钦又笑了,这次……竟是苦笑,“你怎么知道我不在乎?”

  “难道你在乎?”封不觉神情微变,疑道。

  “我原本的确是不在乎的。”曹钦回道,“至少在设计杀死她母亲的时候,我并没有任何犹豫。”

  “后来……你的想法变了?”封不觉又道。

  “是的。”曹钦道。

  “为什么?”封不觉道。

  “自然是因为情。”曹钦道。

  “你这样的人……还会有情?”封不觉道。

  “我也是人。”曹钦道,“人心都是肉长的,再怎么超然之人。也会有情。”

  “呵……我以为你早已丢掉了自己的心。”封不觉冷笑道。

  “嗯……”曹钦怅然叹道,“的确,我杀过很多人,其中有好人、也有坏人,而更多的……是无辜的人,即所谓的牺牲品;我曹某人身在朝野六十余载,做过的恶事之多、之恶……早已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身在我的位置上……若是不把良知抛诸脑后,恐怕早就发疯或是自尽了。”

  言至此处,他话锋一转:“起初,我也以为……自己早已无情、无心。但林颜。改变了我的看法。”他停顿一秒,接道,“林颜是我一手带大……她从小就乖巧懂事、冰雪聪明,并真心实意地视我如父;她浑然不知……我才是她最大的仇人。她家人的不幸……都跟我有直接的联系、甚至是我一手促成的。”

  “于是你渐渐产生了内疚。”封不觉直视对方的双眼,他可以感觉到……曹钦并不是在演戏,而且也没必要演这种戏。

  “没错,我才是应该内疚的人,而不是你……”曹钦摇了摇头:“直到被你杀死时,林颜也没有怪过我。我在她心中永远是那个将她养育成人的恩人、义父。”他握紧了拳头,“即使我对她没有亲情,至少也有内疚之情。”

  “呵呵……”听到这儿,封不觉却是笑了,“曹公公,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嘛。”

  “你说什么?”曹钦闻言,面露异色;一种不安的感觉……在其心中急速升腾。

  “莫非你真的以为……林颜不知道母亲的死和你有关吗?”封不觉即刻回道。

  那一瞬,曹钦脸上的神色骤然剧变。

  “明白了是吗?”封不觉也知道对方是聪明人,一点就通,“你都说了她‘冰雪聪明’了,怎么可能过了四十几年还没察觉到当年的真相呢?”

  “那……她为什么……”曹钦说话竟是变得吞吞吐吐。

  “因为……她也有情。”封不觉打断道,“她在仇恨和恩情之间做出了选择,所以……她选择去恨我,恨一个她从未见过、也很可能永不会相见的人。她把所有的仇恨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这样她就能活得更轻松一些,她就能……继续将你视为恩人、父亲。”他的语气不算激昂,但所说的每一个字都直击曹钦的灵魂,“其实她活得很痛苦,比你想象中更痛苦……直到今天……”

  “今天……”曹钦瞪大了眼睛,他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

  “不管你这个做师父的有没有发现,但我是发现了的……”封不觉道,“先前和我交手时,虽然林颜表现得很激动,但是……她其实并没有出全力。无论这是出于潜意识也好、故意为之也罢……我能体会到的就是比起杀死我,她更愿意被我杀死。”

  “林颜……她……”这一刻,曹钦也转头看向了林颜的尸体,“她……”

  “唉……我死了,她还能去恨谁呢?”封不觉叹息道。

  曹钦哽咽了,他低下了头,呢喃道:“真是个傻孩子……”

  他终于无法再抑制自己的情绪,他的眼眶湿润了。

  数十年来,曹钦的脸上从来都是淡然的、或者是微笑着的,他早已忘记了这种心中的酸楚向外翻腾而无法自制的感觉。

  纵然在林颜死去的那一刻,他也只是表现出了短暂的震惊和愤怒;他几乎是立刻就抑制住了情绪的爆发,并摆出了一如既往的神态。

  可此时此刻,曹钦却近乎失控了。

  “封寮主……抱歉,曹某失态了……”又一阵沉默后,曹钦抹了把脸,整了整神色,接道。

  “无妨,人之常情。”封不觉道。

  “你还记得……我那十二门绝学吗?”下一秒,曹钦忽然转变了话题。

  “怎么?”封不觉道,“曹公公还想赐教?”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曹钦的语气温和了不少,变得更像一个老人、一个长辈了,而他的眼神中,也透出了一份淡淡的倦意,“我只是想……和你谈一笔交易。”

  …………

  时间回到现在,袁圻轻功骤发,穿林而过,转眼间已冲到了曹钦和封不觉的身畔。

  而那封曹二人……好似刚刚商定好了一些事,并在等待着什么。

  “封寮主!袁某来助你一臂之力了!”袁圻接近到他们身旁五六米时,便一边吼着,一边抽出了腰间的布剑。

  谁知……

  “袁盟主,你来的正好。”封不觉转头道,“我们正在等你呢。”

  “什……什么?”袁圻闻言一愣,身形也是一滞。

  袁盟主的心中即刻暗忖道“不会吧?难道这两个煞神结盟了?这是要毁灭世界吗?”

  紧接着,封不觉就抛出了一个问题:“袁盟主,你有没有兴趣……当武林至尊?”

  他问这个问题的语气类似于在说“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出去散个步”一样。

  “哈?”袁圻显然是反应不过来了。

  “有的话,咱们就打个商量……”封不觉也没等对方给出回答,就接着道,“只要你听从我的安排,今日过后,你仍然可以当你的武林盟主,并且……你还能学到数门不逊于命辰玄功的武学。至于你带来的那帮江湖大佬们,由我来教你怎么跟他们解释……保管忽悠到位、绝无后患。”

  “这……”袁圻听到这里,已然是心动了。

  “当然了,如果你不想听我的安排……也可以。”一息过后,封不觉那慵懒的脸上瞬间换上了一个邪恶的笑容,接道,“那我就和曹公公联手……跟你们一起激烈地玩耍。”(未完待续。)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