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这也算球吧?

考虑过主演小丑回魂吗?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亚瑟双手撑着洗漱台。

  镜子里的年轻男孩有着纤薄的双唇,尖挺的鼻子,漂亮的金色卷发,天空般清澈的蔚蓝色虹膜。

  继承了母亲的柔美和父亲的英俊的亚瑟·维恩无疑是位容易让人心动的美少年。

  亚瑟摇了摇脑袋。

  即使离着二十多米,在喧嚣的风声中,莫里斯先生也能够清晰地听见他和爱德华的对话内容。

  而爱德华身上的肌肉,很超乎寻常的反应力,轻轻松松地就把训练有素的警察“缴械”。

  自从亚瑟重生后,就开始主动去了解这个世界的历史和社会,他所处的国家名为美地亚联邦,和自己前世所知晓的某个占据主导地位的国家文化上有些相近,但并非所有国家和历史事件都能够一一对应。

  而地名也是,这里没有亚瑟熟悉的州份和城市,但是亚瑟还是将其世界的背景视作和过去相近的类型,他对所谓的小丑系统其实一开始也并未有过多的期待,如果将自己的命运完全交给无法掌控的外力,那无疑是懦夫和弱者的行为。

  而且在真正加载完成之前,他也不知道这东西能否帮到自己什么忙,毕竟前世它可是个培养失败者的系统。

  而现在,其实亚瑟也不能断言这个东西就能帮到自己多大的忙,对,它已经可以让自己打赢壮汉,但如果小丑回魂这个奖励只是某种魔术的话,这个系统并不能帮助自己改变世界。

  这个世界存在各种各样的先天的有利条件,小丑系统是其中一个,他前世的记忆也是,他的家庭也是,自己出色的外貌,较好的学习能力都是。

  这些东西在亚瑟心中没什么区别。

  人的命运最终还是由自己主宰,而因此,他不会盲目地将自己的命运寄托于某个外在条件,更不会疯狂地信仰它,并期待它帮助自己解决一切问题。

  也正是抱着这种想法,他从小就开始好好学习,努力了解周围的各种事情。

  他早已经计划好了要考哪个大学,在大学中结交什么人才,然后在离开学校后,在父母的帮助下,和自己超越时代的眼界下,努力改变世界。

  他从不骄傲自满,认为自己所知的东西能够让他高人一等,失败者的失败来自于他自身,而非受限于环境,即使环境变得简单了,不愿努力的人也不会因此成功。

  而且即使凭借所谓的“先见”取得了些成果,缺乏的能力也只会让他再次跌倒,重新变得一无所有。

  但他也没轻视自己记得的东西,在无能者那里,这些见解不值一提。

  可如果他通过学习和积累,具备了影响世界的资本和能力后,这些东西就会让他和其他竞争者拉开差距。

  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往往会误以为自己是巨人,亦或者将自己脚下的巨人视作和自己等同的凡人。

  两者都是错的。

  学习,经商,从政,改变这个世界,这就是亚瑟原来的计划。

  但此刻看着镜中的自己,回忆起这一天的所见所闻,他有些质疑其自己原来的想法。

  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某些和前世不相同,却对世界格局至关重要的因素,那么他原来的计划很可能就会出错。

  比如,假设这个世界存在着一群外星人,躲在大财团背后主导社会走向,而他所想做的事情触动了那些外星人的利益,他们直接用某种人类无法理解的科技杀死了他,并伪造成意外的话怎么办。

  同理,“外星人”可以换成巫师,格斗家,武者,教会,秘密结社,等等名词。

  这些东西很容易导致他本来正确的判断变成笑话。

  即使是小丑,他也得是让人真心发笑的小丑,而非鄙夷嘲笑的小丑。

  生活中发生的各种反常现象开始让亚瑟感到不安和焦虑,就好像在身体的某个部位正在发出瘙痒,但是他却连摸都摸不到。

  他必需提前准备。

  父母,钱,系统,一切能够抓住的。

  他都要伸手。

  现在有个问题。

  什么是球?

  亚瑟走出洗漱室,回到房内。

  白桦木质地的隔板,带窗口的玻璃墙,墙后竖立着的人形纸板。

  这里是一处室内靶场,位于亚瑟家中。

  从小,亚瑟的父母就经常出差,而当他们在家无聊的时候,就会将射击视作消遣时间的运动。

  当然了,他们从不让小亚瑟碰枪。

  母亲曾说过,等他十六岁的时候,她就教亚瑟射击,可是在两年前,她就开始了自己的环球旅行,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不过亚瑟也不是什么乖宝宝,在父母走后两个月,他就弄了把枪,自己摸索着训练。

  不过老实说,他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多的天赋,五十米左右的固定目标,他能做到十枪九中,但再远,命中率就会大幅下降。

  从形状上吗?

  不论是篮球,弹球,皮球,别说从微观角度,即使拿个放大镜看,也不是绝对平整的,他试过了,橄榄球也行。

  而按比例来说,行星勉强也能算半个球。

  他倒立过,并没有任何能够移动地球的感觉。

  虽然说,对球的控制还是需要依靠他自己的力量,但是抛球的时候,他还是会进入某种特殊的状态。

  而也绝非单纯名字里有球的就行。

  否则的话,他开个公司,生产一种形状不规则的大当量炸弹,就命名为亚瑟球,那不比飞刀好用多了?

  他摸索了下,大致推断是大小在一定范畴中的,从人类宏观视角看着大致是球形,形状比较规则的球形物体。

  而此刻,他诞生了个想法。

  钢球算不算球?

  把球用巨大的力量弹出,算不算一种抛球技巧?

  亚瑟面前是隔开靶场的玻璃,而在腰部左右的位置,还有块放东西的木板,在亚瑟左手侧,是上好保险的威斯特1956自动***,右侧则是五个小木盒。

  他将木盒逐个拉开,里面放着的是分别从小到大的钢球。

  压强取决于受力面积,那么自然是越小的球,穿透力越强。

  亚瑟伸手从拿起个直径只有三毫米的钢球,瞄准了靶场中的一块人形纸板。

  向前弹出。

  咻。

  啪。

  钢球在离开窗口五米处左右落下,滚了滚,就不再动。

  亚瑟向放在中间的木盒伸手。



  咻!

  啪!

  纸屑飞扬。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